標籤

東石屯仔頭永靈宮

與廟宇藝術專家郭喜斌老師有個共同經驗,進到一塵不染的廟庭,要特別謹慎。因為除了有管理嚴謹的廟祝外,肯定有信仰虔誠的管理委員會,而永靈宮就是這樣的第一印象。

永靈宮所在是屯仔頭,因為附近有七座高大的沙崙,先民就有靠山來阻擋風雨洪水,沙崙稱屯,沙崙的前端就稱屯仔頭。又因為就在朴子溪出海口的狹窄處,沒有外海的波濤洶湧,而有海河交會的鹹淡水混合,這時就有豐富的漁獲。所以也是清代渡口所在,現在也是東石大橋西端所在,同時也在省道17

朴子山通路上西洋樓

許茂元先生留日回來,親手設計監造新式洋樓,落成時慶祝並拍照留念。當時可見山通路上的簡陋,並襯托出豪宅的氣派。
現在豪宅仍在,只是被廣告遮住,如果能恢復舊觀,一定是最好最美的宣傳。
舊照提供:林學文、許競方。感謝。


豆點------不斷停留的早午餐

朴子老街上的手作小店,四位姊妹花接待著,幕後有愛心老爸火力支援。從整個店面純樸老味道,處處可見木工巧思,再到餐桌上的自種菜蔬,沒有萬能老爸是做不到的,是有溫暖的手在支撐。
所以午餐每天都有不同料理,也真的菜園裡有各式各樣菜色,這有圖表為證。早餐是口袋麵包裝著各式美味,搭配咖啡與黑豆漿,坐在九十年前最新潮的店面中,證據是立面的白瓷磚從日本進口的。
口袋麵包是中東、希臘地區的吃法。麵皮薄而中空,不用大型烤箱,只要貼上烤熱的鐵板或是石頭,很快就熟了。吃法是中間切開如口袋,接著裝入想得到的任何食材,是不是有點像割包。

東石的滄海桑田

東石兩個字怎麼來的,大部分人不知道,其實很簡單,就是黑水溝對面也有個地名叫做東石。那個東石的旁邊,古早住了一位海賊王,叫做鄭芝龍,他帶了附近老鄉一起打天下。而有的老鄉看中某塊地,不想再流浪,就定居下來。但是怕後代忘記,就把新天地用老家的名字命名,不過最後還是忘記了。
台灣沿海各村落都可以是開台第一村,先後問題很難講,不然族譜拿出來對一對,誰家有來台18代的。其實最早開發的是澎湖,台灣本島晚澎湖百年以上,所以大家都可以閉嘴了。澎湖因為控制台灣海峽的價值,而台灣是要到大陸戰亂,加上人口過剩的外溢,才來的。不過也晚了下南洋的華僑上百年了。為什麼不來台灣,因為開墾很累啊。

配天宮的洗石子龍柱

傳統龍柱除了石雕以後就是泥塑,用鐵絲纏繞成形,再補上水泥、再上色。後來更進一步洗上石子,就是水泥略微成形後,再用水泥混合小石子,塗在表面,作成想要的樣子。再未乾之前,用水洗去部份水泥,讓小石子凸顯出來,這是為了模擬石材。
因為日本前往歐洲學會建築,但是日本不出產石材,所以想出這樣方法。也就是表面一層是石材的顆粒,所以石子越細越像石材。所以仔細看一下這對龍柱,表面是有顆粒的,部份造型是有鐵絲外露的。因為作工精細,所以要小心愛護。
根據龍柱專家粱震明教授表示,這對洗石子是1948年製作,可能是台灣最早的,原本的調查沒那麼早。而捐贈者是朴子輕音樂團,也就是金鶯與白鳥樂團的不同階段名稱。
因為朴子輕音樂團是不做商業演出,沒有固定收入,是由熱愛音樂的人所組成。頂多是義演,或是媽祖誕辰時的表演。而這對龍柱相當昂貴,為何會捐贈,還要繼續調查。


榮昌座的夜

七十幾年前,榮昌戲院還稱作榮昌座。電影還沒出現,都是演戲,歌仔戲、布袋戲、新劇。每一檔期一個月,是以月為單位的單元劇,每天劇情不一樣,吸引人每天來看。
可是誰能每天看,沒錯,他就是能做到你每天來,可是沒錢怎麼辦。因為戲票是刺繡高手一天的工資,對應現在應該至少兩千以上,不貴嗎。
所以戲院還是很為大家著想的,就喇叭朝外的放送給大家聽,有聽聲沒看影。一齣戲兩小時,就播放一小時。戲票兩元,最後的一小時不播了,戲票就收一塊錢。

綿細的朴子溪河床

身為朴子人,第一次來體驗朴子溪,不只是乘船吹風,還下到朴子溪中。
朴子溪水相當乾淨,舀起來清透,看起來的混濁是波浪攪動的沙子。嘗起來略微的鹹,是漲潮時湧進來的海水吧,沒有怪味。
沿岸雖然卡一些保麗龍、塑膠瓶,但是岸邊相當乾淨。佈滿不怕生的招潮蟹,舉著大手,偶有幾隻害羞的彈塗魚,一轉眼就躲進洞中。但是驚喜的是在船邊跳躍的魚,像是鯽魚、虱目魚,騰空飛起,就跟飛魚一樣。



比水沙連更美的荷包嶼湖-----消失的200甲大湖

荷包嶼的荷包不是形容詞,是原住民語,島嶼的意思。
荷包嶼湖在朴子南邊,現在省道19往南,出朴子往義竹方向,有座排水路橋。這座橋就是荷包嶼湖中間最窄處,以此分左右為東西荷包嶼湖或是內外荷包嶼湖。
荷包嶼湖在嘉南大圳動工時,八田與一設計導水入海,所以現在只剩下一條大排水溝,又稱龍溝,而原本的大湖區就變成肥沃良田。
所以荷包嶼在朴子地區是低窪地,因為低窪所以原本此湖才能築堤蓄水,有高水位才能灌溉農田。朴子溪因為岸高水深,水面與地面差很多,所以汲水不易,無農業水利之便。所以朴子市區內無農田,除了田仔一區。

田調大助力:網路上的文獻資料庫

田調訪談前後都要做文獻的搜尋,以補足和還原當時背景資訊。所以藉助資料庫可以獲得意想不到的成果,例如東石郡守後代來朴子,就可以蒐集郡守在台灣所有職務上的變動,因為總督府的府報都有登錄了。
而朴子的田調當然最常輸入樸仔腳、朴子、東石郡、猴樹港、配天宮或是各個人名。以下是一年來搜尋網路資料庫的心得,希望有興趣的人可以好好使用。
http://www.ntl.edu.tw/mp.asp?mp=1
國立台灣圖書館;右側有10個大資料庫可用,其中【台灣學電子資源整合系統】最好。
http://db2.lib.nccu.edu.tw/view/loginAction.php
台灣總督府府官報資料庫;所有總督府的公告、官員登錄都有。
http://archives.ith.sinica.edu.tw/index.php
中央研究院、台灣史研究所、檔案館;有六個資料庫可用。
http://thdc.nmth.gov.tw/Default.aspx
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、台灣史料集成;清代奏摺都有,施瑯與福康安的最精彩,其中跟朴子有關的不少。
http://ds2.th.gov.tw/
國史館台灣文獻館;跨過戰後的資料,非常好用。
http://ndltd.ncl.edu.tw/cgi-bin/gs32/gsweb.cgi/login…
台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;閱專門的調報告,可以省卻非常多的心力。如果沒有電子檔案,可以搜尋作者,一般會樂意分享的。
http://das.ntl.gov.tw/sp.asp…
國立公共資訊圖書館、數位典藏服務網;可以到舊報紙,雖然不多,也不錯了。免費的報紙檔案。
http://digitalarchives.tw/
中央研究院、數位文化中心、典藏台灣;不少圖片,不能下載,可用小畫家複製。
http://gn.moi.gov.tw/GeoNames/GNMap/Default.aspx
地名資訊服務網;令人佩服的網站,文獻記錄詳盡與廣泛。
http://memory.ncl.edu.tw/tm_cgi/hypage.cgi?HYPAGE=index.hpg
國家圖書館、台灣記憶;特殊典藏。
http://gissrv4.sinica.edu.tw/gis/twhgis.aspx
中研院百年歷史地圖系統;把所有古地圖做整合,包括日治時期,回顧變遷觀察地理變化。

朴子的猴樹港怎麼消失了

大多知道朴子舊稱樸仔腳,就是最早樸仔樹底下有座媽祖廟。後來這棵庇蔭的大樹,在翻修擴大廟宇的時候,就不動的依樹雕成鎮殿媽。
但是媽祖蒞臨之前,朴子的第二次登記有案的地名是1681清朝的猴樹港。而第一次是在荷治的熱蘭遮城日誌稱之Cautsiukang1629~1662。
猴樹港位置在北通路與黎明路交叉處,老地名稱五層崎,是近海河港。因為外港是魍港的布袋,要通過彎曲、密佈的沙洲組成的倒風內海,才能直達猴樹港。
魍港曾有顏思齊交給鄭芝龍的海軍,荷蘭軍艦曾來開戰,被鄭芝龍打回安平。魍港港深可進駐海軍大艦,但是補給仰賴更深入的內地,也就是猴樹港、大槺榔、龜仔港、鹽水等九庄。
因為這九庄是鄭家老本,所以鄭成功時期稅收直接到鄭家庫房,所以又稱外九庄,到了清朝稅收是到施瑯家中,所以仍然自外於政府,並非還有相對的內九庄。
清鄭對抗時,猴樹港有鄭家水師駐軍,但是1681曾有14名水師駕船到廈門投降施瑯。而這數十年間的戰事,樸仔媽是還沒到朴子。所以市志寫說林馬帶著媽祖到樸樹下,當時是一片荒蕪,這是錯誤的。
那時候已經相當然繁榮,人口數夠多,所以1687林馬才在五層崎上岸,在最大的樹下一休息,附近居民馬上來膜拜。因為當時一尺六寸超高規格的媽祖神像,太罕見了,只有祖廟才有,所以不管如何,就留下吧。而這些居民就是住在廟口不遠的北通路上,朴子的第一條港口商店街,舊稱杉街。
1750年全台狂風暴雨,朴子溪改道北遷。北港溪是南移,穿過街市,把笨港分作南北,才有北港之名,而北港溪南岸還有個南港地名。這是沖下山的土石流阻塞轉彎處,才造成溢出改道。
1884清代的台灣軍區司令報告,有洋小輪來猴樹港測量水道深淺。可見有海軍軍事價值,而商業港口應該仍在運作。
朴子溪北移後,五層崎的猴樹港消失,但是轉移到博文街北端接近朴子溪的網仔寮,而蔗糖轉由此處出口,聚集蔗糖的倉庫地區就叫做糖寮仔,在開元路西段。

配天宮鎮殿媽-------消失的密室

去年朴子溪畔颱風吹倒百年樸樹,裁切下來的木料還堆在老人會館後方,請雕刻家可否善加利用。結論是精油含量少,容易蛀,所以不耐久。而且雕刻用木料還要有絲,就是紋路中的韌性。
鎮殿媽是整棵樸樹裁切,保留根部在底下。神像就用樹身,分枝切除,不足的細節就泥塑。這次在高溫下泥塑部份只有部份小剝落,外部沒有塌陷證明裡面木質也沒有蛀光,所以只能說是太神奇了。
鎮殿媽雕刻年代還沒考證出來,但是發現還有個消失的祕密,而且真的是曾經有個密室。在鎮殿媽神桌底下,以前有個木拉門,木拉門內有個空間,在鎮殿媽正下方。現在木拉門不見了,訪談到是不少人知道,卻沒有人打開過。
消失的密室是鎮殿媽的祕密,也是傳奇的起源,更是傳奇的證據。


朴子地區清代的農田水利

可以從荷包嶼來歷書中讀到幾點,首先配合康熙與圖中大槺榔堡有22庄,荷包嶼的水利就有13庄,可見影響範圍佔這個地區一半。
再來是第二點的築堤蓄水。因為灌溉就是要能導水入田,所以蓄水的高度要高於地面,然後才能因位能關係而流到田裡。可以觀察嘉南大圳,灌溉用水的水圳都高於地面。
所以朴子溪這樣的大溪,水面離河岸很遠,難以取水,所以朴子溪無農田水利。那不是有水車嗎?龍骨水車可以引水上岸,當然可以,但是只能靠岸的農田,隔一甲地就沒辦法輸水了。
所以朴子的農田都在原本就有湖泊、沼澤地區,築堤蓄水。荷包嶼、牛挑灣等等,尤其有埤塘兩字的,都有人工築堤的意義。 荷包嶼在嘉南大圳完工後失去功能,所以導水入海,200甲的湖泊變成良田,雖然比較低窪。
而牛挑灣是河流斷流後的曲流,形成牛軛形狀,居民設堤成埤。而更上游是朱曉埤也是同一水系,也是人工築堤。所以朴子市區內無農業水利,不過有個地方土質肥沃,所以沒有水利的看天田也有一定收益,那就是田仔這個聚落。

搶頭香與配天宮的大耳香爐

搶頭香日漸風行,每每成為新年開廟門的新聞。但是其實現在那應該是搶插頭香,並不是搶頭香。搶頭香是等第一位插入香後,而別人取出,插入金紙作為底座,然後奉請回家到神案上。搶到這柱頭香,可以為家中帶來一年的財氣。
朴子有名的大耳香爐,是因為蒜頭糖廠設立之初,諸事不順,請得媽祖滅了黑狗精。後來順利完成開廠,感念媽祖神威,不惜重資打造這巨大香爐。而且這香爐兩耳製造困難,工匠與主事者祈願媽祖,最後才順利完成。而且還包括製作巨型燭台一對,這在當時都是罕見的,以現在新式工藝,中型香爐都要百萬起跳,可見當時費心與費錢。







媽祖虎豹皮百年坐墊

崇敬的注視配天宮官網文物,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。偶爾突然發現怎麼有兩件完整的動物毛皮,一是豹紋,另一件是虎皮。
在尋求耆老名宿後,原來這是媽祖坐墊,豹皮是開基媽所坐,虎皮是湄州媽。不只是坐在神房內是墊著皮毛,出巡繞境時也是墊著,可以想像莊嚴之外的威嚴。
然而在沒有老照片作為證據支撐時,此說難以成立,不過原來證據就在觸目可及的地方,原來就在大符之中。
大符就是虔誠的信徒沒能祀奉媽祖金身,或是出外不便,那就在牆上貼上大符祭拜。全台媽祖廟大符都是一樣的,如果仔細比較的話,只有頂端廟名不同而已。而這張公版大符由來已久,不然不可能會全體奉行。
原來大符是源自古老的媽祖聖書-----天妃顯聖錄的卷首。配天宮文物中有兩塊大符木雕印版,這是以前印刷用的,一塊古老到幾乎平整無突出。
現行大符是媽祖神像的照片,上方是民初照片,其中墊著的就是豹皮,所以這兩張毛皮真的是百年之物了。

下灰窯廟的公母刺球

下灰窯廟在中正路上,之前介紹廟中公母的一對虎爺,這在一般廟宇不常見。現在竟然得知尚有一對刺球,有公母之分的刺球,這連販售宗教商品的老店都不知道的,真是文化深厚的朴子啊。
刺球分為兩種,鐵刺36根的叫做天干,沒有綁紅線,加上單位面積內鐵刺數量少,所以相同力道下的壓力會更大,所以危險性大為升高。
而72根的是有綁紅線,雖然應該相對的稱作地支,但是沒這樣講法,都是直接稱刺球。可能因為天干少見,所以地支就獨佔刺球這個名稱。
下灰窯廟中的地支,鐵刺上面應該有紅線,應該年代久遠所以脫落了。
而下灰窯廟的天干是有故事的,相傳多年前朴子南邊有個村子,請駕時來了鬧事者,鬧了許久。最後請朴子媽祖蒞臨處理,媽祖指示去請下灰窯廟的刺球。結果天干到了,附在乩童身上的擾亂者,都不敢接寶,結果很快的退駕,解決一場的紛擾。

媽祖消失的令旗

配天宮廟埕沒有令旗,其他廟都有,那我們為什麼沒有,每天來廟中參拜,有誰想過呢。
令旗代表兵馬,是從祖廟申請駐紮在此令旗下。因為配天宮沒有每年向祖廟進香請兵馬,所以我們就沒有令旗的設置。只有在前往祖廟時,再臨時打造,所以百年前的湄州進香就有織繡的大型進香旗。
個人也可以向媽祖請兵馬,就是請令旗到家中,只要跟廟方申請得允杯。然後每年在媽祖誕辰時,再回來祖廟整補,是否有作戰折損或是告老退休的減少。
家中有令旗也算是設置巡邏箱,媽祖不定期會來訪視。
另一隻消失令旗是大正九年的湄州進香,回程時遺落海中。但是同年高雄茄碇漁船夜間迷航,突然見空中宮燈導引,而安全回港。同時發現船前一隻黑令旗,然後再根據上面文字找來朴子,令旗恭奉在金鑾宮內。
傳說烏魚汛期,如能得黑令旗允杯上船,必定滿載而歸。
現在再三年就是湄州進香百週年了,當年二月一日朴子會舉辦湄州進香紀念的繞境,但已停辦許久。
湄州進香的背後有很深含意,不只是回祖廟進香而已,會再著文詳談。

將軍駕前龍虎擔

龍虎擔是配天宮獨有的,相當有特色,原以為是收服的龍精、虎精,結果是誤解了。
先來了解繞境隊伍會更有幫助,順序如下。
開路鼓(大鑼)、虎爺、嘯角、龍虎擔、將軍、掃地、神轎。
嘯角的聲響開道,震撼與威嚴,龍虎擔是兵將,再來是虎爺與將軍,最後是媽祖神轎。
神格排序應該如此,但是最早的傳統是龍虎擔在將軍會中,龍虎擔之後就是將軍。而虎爺會是三十多年來成立的,設置虎爺神轎,以虎爺開路做前導,也是一種安排。
龍虎擔是配天宮獨有,相對應其他廟宇是龍虎旗,所以並非之前認為的是收服了虎精和龍精,而是龍虎令旗下有萬千兵馬。
還另有一目的,也是配天宮的香擔,早期紀年繞境,香火是整個月不能斷。
龍虎擔內有淨爐,置貢末、束材,才有煙霧自龍虎口中吐出。而劍童身揹牡丹與雙劍,額頭綁著法官眉,束髮而散髮,腳穿草鞋,也是一景。
而信徒繞龍虎擔下的傳統,更是朴子一特色,祈求庇佑與順心。不過當然在別地方看到龍虎擔,不用奇怪,就是配天宮分靈準沒錯。

朴子世紀婚禮之兩個痴心

這篇沒有照片、沒有人名,隱去部份情節,只為不要猜想是誰。因為知道故事,聽說了情節,不落筆很難。是朴子人的真性情,故記錄之。
五六十年前,朴子的兩位名門望族子弟,都是喊水會堅凍的,卻同時喜歡上一位女孩,最後當然只能選擇其中一個。但是這是被反對的婚姻,因為女孩有胎裡病,治不好的,這是其中一項。有另一項常見原因被反對,那就不寫了。
新郎連闖三關,一是打敗情敵,贏得美人芳心。二是通過龐大家族的刁難,完成婚姻夢想,三是與生命的對戰,小心的呵護愛人身體。
現在八十多歲了吧,在不被看好的狀況下,活的優游自在,仍一起漫步朴子街頭。雖然即使生命中仍有缺憾,但是共守一生,夫復何求。
其實兩位男主角都是溫文儒雅,都是完美對象,可惜瑜亮同生難以取捨。而失落的一方至今仍然形單影隻,是愛戀太深,生命中的缺塊已無人可補。
還是知道對方過的很好,也心滿意足,即使每天都會經過他們家門口。

下午跟朋友聊這個故事,突然想到一詩,君住長江頭、妾住長江尾、日日思君不見君、共飲長江水。

配天宮財神彌勒佛

由朴子名師周雪峰先生製作,在衣飾下緣刻下:行坐布袋、何等自在,本尊永遠不變以免後來重修,民國戊子年秋八月,本街周雪峰製作。
配天宮原本與今朝天宮相同,都有和尚主持,配天宮最後一代師父是振沛師。考據媽祖信仰,自宋朝以來,每個時期、或是不同地區,媽祖廟有時歸道教,有時歸佛教。所以看各自廟宇傳承,台灣較有規模的媽祖廟,大多有師父住持。
所以也顯現在祭祀神明上,媽祖廟後殿多有觀音菩薩、十八羅漢、彌勒佛等佛教神明。雖有一說媽祖是觀音菩薩化身,其實是歷代佛道歸屬而已。所以以前配天宮彌勒佛是在觀音殿的案桌上,現在移到西廂二樓點光明燈的地方。
彌勒佛在佛教是作為佛祖的接班者,常有轉生降世的期待,所以歷代常有藉此造反,如白蓮教起事多自稱彌勒轉世。而布袋和尚也是彌勒轉世的一說,所以多以此為造型,不過台灣民間多以財神作信仰目的,所以來配天宮求財,現在要到西廂二樓,切記切記。
周雪峰先生塑像多以水泥製作,而非傳統泥塑,所以才會寫下本尊永遠不壞,真是期待深遠。


朴子水道頭的彈孔

水塔北側可見美軍飛機掃射下的彈孔修補,朴子水道是日治時修建八十幾座的倒數二三座,到1980年仍然是東南亞最高大的貯水塔。
水塔頂端有小閣樓,因為建造完成就是蘆溝橋事件當年,是否因此加入眺望台的軍事目的,而在被空襲時確實發生監察作用。
民國八十多年時,附近住家懷疑水塔傾斜,所以建議拆除。當時文資概念薄弱,幸好需要經費不少,所以延宕至今,幸運逃過一劫。
彈孔修補位置在北側,所以從停車場空地看不到,自來水廠可以申請有條件參觀,不過最好是團體申請。現在水塔須整修才能安全無虞的開放,經費約八百萬,希望能盡快完成。



下灰窯廟的珍寶

中正路保安宮就是俗稱的下灰窯廟,祀奉主神是朱府先歲。上周經郭喜斌老師鑑定是陳長庚先生彩繪,相當有價值。以紅外線相機拍出燻黑後的內在線條,真的相當的美。
陳長庚先生的弟弟是陳燦炎,兩兄弟的父親是陳文通,也就是西園周雪峰的老師。陳長庚來下灰窯廟作畫,是以手指按奈顏料,真是神奇。而廟的對面將軍營彩繪,是陳長庚的兒子所作,也相當精彩,大家稱他----阿夷,住應菜埔附近,希望能拜訪到他。

開心的姊姊

頂多小一的年紀,背著弟弟,開心的笑著。昨天聽莊有志老師講,他媽媽常念的一句話,生一個女兒ㄙㄨㄟ二十冬,生三個ㄙㄨㄟ一世人。又說二十歲未嫁就是老姑婆了,因為三十歲查埔是銅人,三十歲查某是老人。
以前女性受到不平等待遇,可在婚姻權利上看出,很少有決定權的。出嫁後也少有能力照顧娘家,所以難免有ㄙㄨㄟ二十冬的感概,而莊媽媽您自己不就是女生嗎?是生為女人悲哀的感嘆嗎?
照片提供︰林學文、許競方。感謝。

虎爺夫妻

以前每座廟都有乩童,所以我想已經問不清楚的,是否乩童都可以回答。例如下灰窯廟的泥塑虎爺是一公一母,應該有源由的吧。
可以猜猜虎爺在哪一邊,我想龍邊為大,所以龍邊應該是虎爺,抿嘴露出尖牙,略微兇猛,而虎邊的老婆微笑露出門牙,看起來較和善溫柔。
過溝建德宮的信眾跟我講,他們虎爺起駕後,會到村落各處巡視。我想即使我們沒有乩童代言,神明的工作應該也會有班表的吧。
所以下灰窯地區,市東路、市西路、山通路、開元路所包圍的區域。我想夜晚時,或許虎爺會帶著老婆散步,或是一起到轉角簽一下巡邏箱,人神一起幸福。
恭祝天下虎爺今日聖誕快樂,保境安民,惠我眾生。



配天宮之御路石

御路是皇宮編制,連接平地與建物台基之間,以石砌斜面,兩側有階梯。御路是作為皇輦通道,所以稱為御路,或稱龍陞。
御路雕飾進化皆用雲龍。在孔廟另有作用,當高中魁星時,可先踩龍尾,再踩龍頭,最後上升台基,有獨占鰲頭意義。
而雲龍非鰲魚,鰲魚是鯉魚越過龍門或稱禹門,即可成龍。但是民間雕飾都以龍首魚身表示,所以在龍邊的龍柱,可發現公龍之下也有鰲魚,而虎邊是母龍,所以附屬的是小龍。
廟宇御路是神明通道,所以為示尊敬或是避免冒犯,更加上雕飾精美,所以不可踩踏。配天宮後殿御路石是以洗石子工法作成,左右兩側上方有祈求吉慶的浮雕,有旗子、有圓球、有方天畫戟、有磬盤,可以細看。
右下方有鰲魚,左下方有螃蟹,螃蟹橫行可大發橫財,或是因全身甲殼,所以也是科甲第一。綜合鰲魚與螃蟹,是象徵功名成就,富貴雙全,這不就是祈求神明的願望。

最閃的一張

民國四五十年最佳約會是在電影院,烏漆嘛黑的才能稍微踰越一些些的釋放荷爾蒙的衝動,敢公開勾肩搭背,那會被人講到嘴角全波。
照片中男主角像是戴學生帽,超帥氣的,如果真的是學生,那也太厲害了。
照片提供:東和油行黃李玉瑟

全台最皮的

驚世駭俗的照片,現在絕對會是水果的頭條,這位學生已經成了六十幾歲的阿公了。

朴子美女

美嗎?你們怎麼說....
台灣網友會說︰我戀愛了。
大陸網友會說︰情敵們,亮刀吧,最強的才能擁有萌妹子。

糖寮仔與朴子蔗糖史

糖寮仔不是做糖的地方,是集散地,是準備出口的地方。
糖寮仔位置在開元路上,博文街以西,原本密集的一大片紅磚閩南厝,拆除一大部分。聽說會陸續建到180戶,以後會是一處大社區。
糖寮仔起源與朴子溪改道有關,原本是在媽祖廟旁的五層崎為猴樹港港口。朴子溪北移一小段後,還是接回原來河道,也就是博文街往北通到朴子溪。
這處轉彎就是河道接軌的地方,所以底下水文複雜,但卻是最接近朴子市區的地方。因為地利之便,五層崎不能出入,所以轉移到這個港口,舊稱【網仔寮】。
現在網仔寮因為是在河道與堤防之間,所以住戶遷移市區,最後一戶是前配天宮總務黃江山先生的老家,後來有拍張茅草屋的紀念照,收錄在朴子懷舊之中。
不過因為出入港口的地利,糖寮仔以東是五甲,是蜈蚣陣老街的最尾端,所以稱作五甲尾,現在還林立不少清代豪宅,那些都是當時大貿易商,稱作船頭行,五甲尾的東瑞號就是大貿易商,宅第可供日本登陸軍隊使用,避免朴子街市的梢擾。
清代製糖只到黑糖,沒辦法再精製,所以糖寮仔的糖都是黑糖。裝載黑糖是用竹簍,所以附近應該也有很多製作竹簍的工匠與場所,不過在120年前就消失了。不過管理者的老闆都居住在五甲尾,現在糖寮仔部份老屋還是遠遜於五甲尾的船頭行許多。
因為清代製糖處所在糖廍,一個糖廍可以處理三十甲地的甘蔗,而且是採收期搭建在蔗田中央,才好方便運送。熬煮完蔗糖,甘蔗葉與竹子搭建的糖廍就會拆除,所以糖廍不會集中在一處。會以糖廍的廍做命名的,一般都是鄰近村落,例如後壁菁寮旁的後廍。
糖廍在新式機械化糖廠建立後就消失,因為產能不足與低下,而且糖廠還能生產酒精,是最早的初級化學工廠。而運送甘蔗與蔗糖都用火車,蒜頭糖廠的蔗糖通過火車運往台南或是高雄出口,所以朴子以往是嘉南平原的蔗糖集散地與出口中心,就在糖廠建立後嘎然而止。
而原本要在東石國中位置上建立糖廠,因有力的地主反對徵收,以風水做藉口。也就坐看新營與北港糖廠就近市區而更繁榮,尤其是新興的新營,是憑藉糖廠興起的工業城市,其人口數原本是遠遠少於朴子的。

穿龍袍的虎爺

虎爺不只媽祖廟中有祀奉,然而大都在神案之下,虎爺之前都恭奉生雞蛋。所以作為神明腳力之一,位階並不高。
但是配天宮虎爺是置於神案之上,以前是在山川殿高高的神案上,現在是神房之前的案桌上。而且是有穿龍袍的權利,不用生雞蛋,所以神的屬性甚高,所以在底座都註明有【山軍尊神】四字,應該是正神的等級了。
某次詢問資深董監事,怎麼都只穿虎紋的虎袍,原來是民眾貢獻,不知道我們有這樣規矩。今年媽祖聖誕繞境,虎爺轎中穿的是龍袍,真是令人振奮。
第一張是民國86年在山川殿拍攝的,真的是有所本的。
感謝照片提供者:丁偉德、金元寶

朴子媽祖的特殊習慣

台灣二媽大都是軟身,也就是身體與肢體的關節都用藤條串連,所以是可活動的,為什麼有這樣的習慣,還沒查到原因。
所以二媽的特徵是可以請起來離開椅子,如此就有不一樣的服飾,是有內衣、褲子、還有繡花鞋,而外面的神衣是有水袖的。
然而朴子不只是二媽,其他媽祖也都是有水袖的神衣。所以只要不是軟身媽祖而也水袖,那就出自朴子配天宮。不過現在媽祖都穿有披風,就看不出水袖特徵。
另外因為是內在衣物,所以就不PO出來,以表尊敬。聽說以前為媽祖換穿神衣,尤其是二媽,都是找國中小的小女生。不然有性行為的可能,那可是褻瀆神明了。而且是晚上關起廟門,沒有閒雜人等,才可以換穿衣物。
如此尊敬,如此慎重,真是虔誠。

朴子武德殿

朴子街是東石郡郡治所在,直屬台南州,日治轄下15萬軍民,包括現在七個鄉鎮市。
所以郡級設施齊全,武德殿與射箭所也是其中之一。武德殿建築雄偉,與郡役所相較是不遑多讓,環境優雅,是當時許多仕女喜歡留影取景的地方。
射箭場:郡役所北側隔壁。建物已拆除。
武德殿:射箭場北側隔壁,今之地政事務所。武德殿是警察訓練技能所在,內部有分隔成木板的劍道場與疊席的柔道場。建物已拆除。

朴子派出所

朴子派出所現在合併在分局裡面,最早是在今光復路上的台電公司,然後搬到對面的教會隔壁。原建物還在,就是現在地政事務所後面的檔案室。
原本以為是美援時所建的地政地籍圖庫,通過老照片的辨認,可以確定這一棟是原本的朴子派出所。這棟老建物歡迎大家過去探索,相當古色古香。
感謝出借老照片的鄉親,沒有老照片的證據,事實只能口述,或是想像了。感恩。
照片提供:Esheng Huang

天馬酒家放鞭炮

天馬與杏花是朴子知名的兩家酒家,代表著朴子繁榮的經濟景氣,所以節慶的鞭炮量應該是多的,尤其天馬老闆蘇道源先生還擔任過配天宮主委。
天馬酒家在南通路上,今宏昇牙醫等三家店面。照片中用竹竿懸掛鞭炮,這樣立體的施放,應該比較震撼。照片是東和油行老闆拍向對面,所以跟大家一樣,都不拍自己家門,除非結婚的團體照,可是自己家又都被遮住了。
照片提供:東和油行黃李玉瑟

朴子鐵路舊照

照片是通過國泰大樓了,左側是現在的瑞仁藥局和里仁中醫診所,右側小巷是自立路。

朴子少棒戰勝紅葉

嘉義市棒球場舉行中日少棒賽,邀請甫得世界少棒冠軍的日本調布隊與台東紅葉隊,而嘉義則派出嘉義市組成的嘉義龍隊,嘉義縣則是朴子國小組成的嘉義虎隊。
這次比賽引起重視,觀眾把棒球場的大門都擠壞了。戰績如下:嘉義龍贏調布、嘉義虎贏紅葉。而來嘉義之前,紅葉與調布比劃過了,紅葉贏。
這場比賽朴子國小兩位投手:吳弘毅與陳貴陽,捕手康健昌。
吳弘毅是德生製藥的陳淑愛老師的二子,陳貴陽左投最近於布袋分局三組退休。康健昌住在中正路的日立瓦斯行,後來在美國開設餐廳。
這份歷史是陳振昌先生電話中口述,當時他小學二年級,他喜愛棒球的父親騎著機車載他去看。是站在機車油箱上看完比賽,至今印象深刻,戰勝紅葉的朴子國小,值得記錄。
照片提供是林勳諒老師,是不是那場比賽尚須求證,陳貴陽先生仍在朴子,尚未聯繫到,希望更多資料出現。

明糖線踏查

明治製糖在蒜頭設立糖廠,也建立鐵道系統載送甘蔗與蔗糖,故稱明糖線,更早期客運遠達掌潭。
今天踏查東石港墘到六腳田尾。田尾是我外婆家灣內的車站,小時候在這裡上下車。港墘是以為鐵道到此為止,晚上又諮詢當地人,才知道通到掌潭。
首先發現朴子鐵枝路公園西端之後,直到港墘邊界。市公所已經設立公告,請有在舊鐵道上栽種作物的要採收或移植。所以也就是即將再延伸鐵枝路公園,這是好事一樁。
鐵枝路公園西端到港墘,舊鐵道上只有零星的水泥枕木。而港墘農會對面的空地,已經開闢成公園,此處原本是蔗埕,交送甘蔗的地方。路邊還有間台糖辦公室,稱作【朴子原料區】,也已荒廢了,應該可以活化利用。
到了洲仔加油站對面,這是港墘農場,路邊有座【集蔗場高台】又稱【蔗埕】,這建物在蒜頭糖廠的觀光鐵道上也有。港墘農場裡面只有木麻黃,沒什麼經濟作物,這裡土質鹽分很高,路邊水溝有漲退潮,如果颱風又漲朝,衝上來的都是鹽分高的海水了。
港墘站應該在現在的聖心教養院前的碑林,不過還要再求證。
朴子驛已拆除,鐵道也拆除只剩東石高中內還有,朴子驛西段整修成公園,東段到小槺榔作成鐵馬道。再過去的蒜頭糖廠已經全區保留,糖廠東側鐵道仍在,有觀光火車行駛。
觀光火車終點之後,鐵道拆除,鐵道遺跡隱沒難尋,最近一處候車亭是田尾,闢建成公園。

朴子萬善爺廟

從快速道路進入朴子,首先會見到萬善爺廟。朴子歷次清塚,無主孤墳都集中於此。自開墾以來,歷經政權轉換、民變、戰亂、癘疾等等,後代以慈悲敬畏之心,供養祀奉於此。或許也有自己的先人在此,故可默念堂號禱念稟報。
清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曾記載,某魂魄偶然得知後代景況,歡喜不已。所以愛護、疼惜血脈應該各地相同。
到萬善爺廟可見到特殊龍柱,是升龍,所以龍首在上,俯視萬物。還有馬童將軍著有披風,又開襟,狀似悠閒輕鬆。
廟後地藏王菩薩供桌兩旁底下,有日治時期墓碑兩座,是全台少數幾座的無緣墓。佛教謂無人祭祀之魂魄為無緣佛,其墓稱無緣墓,是日本常見用語。此碑立者是大槺榔與應菜埔派出所,可以說是有官方身份,所以也可知日治官吏亦有仁心。
數年前,朴子大水,地下室骨骸也進水,但清理費用龐大。某夜突然嘉義市法官檢察官數人到訪,表明因夢所託,會代募費用,請即刻動工。後來如期約定,共花費一兩百萬。

朴子的政治受難者

街頭淌著鮮血、子民消失在暗夜
朦朧淚眼中仰視著您
請您悉心守護英靈魂魄
更讓活著的人繼續堅強
整理朴子有關資料,發現政治犯之多,也是另一個特色,而能形成這樣的特色,除了注重教育的啟發,也應該跟堅持真理與秉持良心有關,這是朴子人引以為傲的。
黃媽典(1893年5月5日-1947年4月24日)在朴子出生長大的醫生、企業家、政治人物,二二八事件後被國民政府捕殺。
張榮宗:(1908-1947)嘉義朴子人,東京日本大學畢業,戰後任朴子鎮副鎮長、「和平日報」東石分局長,二二八事件時為維護地方秩序,曾糾集青年保衛鄉土。「三民主義青年團台灣區團」,簡稱「三青團」,全省各地共十個分團,會員多達3萬多名。嘉義分團部朴子分隊長張榮宗於二二八事件爆發時,糾集青年抗爭,同年3月,率領民兵經古坑崁腳,遭國民政府軍隊伏擊,72人全數遭屠殺。
鄭氆;出生:1888/11/08。是嘉義縣朴子市望族,日治時代曾任台南州朴子街協議會員。二二八事件發生後,他與醫師、也是朴子街長黃媽典一起推動和平,卻被逮捕入獄,黃媽典遭槍決,鄭氆坐了十個月苦牢,拿了所有財產去疏通,才獲判無罪,但出獄後不到兩年,因在獄中遭受酷刑,身體受損,悲憤去世。
張碧江;嘉義朴子人。
一九五○年六月一日,任小學老師的二哥張碧江突然被抓走,被判刑十二年服刑期滿後,再送到小琉球多關一年八個月,理由是「思想未改正」,最後終死於獄中。張瑛玨表示,大哥張壁坤於戰後考上台大經濟系,並考取公費留學上海,兩年後不知什麼原因返台逃亡,並於一九五四年被捕,被以「台灣大學法學院支部案」遭判處死刑;案件還牽連到當時五十八歲的父親,遭指資助張壁坤逃亡,判處十年徒刑,出獄時已六十八歲。
蔡德本(1925年-),嘉義縣朴子市人,畢業於東京名教中學、台灣省立師範學院(今國立台灣師範大學),台南一中英文教師,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。著有自傳小說《蕃薯仔哀歌》。李水井、張璧坤、鄭文峰、葉城松、黃嘉烈、周慎源均為朴子菁英的政治受難者。以下文章記述甚祥。哀音綿綿--蔡德本與《蕃薯仔哀歌》裡的嘉義朴子左翼青年身影。文 / 曾建元教授
涂炳榔(1929~)
佛像藝術家涂炳榔先生,在1947年二二八事變爆發時,於朴子組織學生隊並擔任隊長,負責維持地方治安,後來卻因此遭到停學。涂炳榔先生後來在大學時期,因參與四六事件而被拘禁,後又因參加台大學生讀書會,閱讀共產主義思想書籍,而被捕坐了10年苦牢,這種種經歷促使他開始接觸佛教藝術,畫佛像平靜心靈,全心投入佛像繪畫創作。涂先生是涂醒哲的叔叔。

朴子的一張老唱片

張江山先生是銀宮電器行與照相館的老闆,以前還有唱片行與婚紗店。長時間的參加朴子白鳥樂團,曾與楊三郎一起在嘉義美軍俱樂部表演,擅長薩客斯風。
因為開設唱片行,所以亞洲唱片老闆來訪時,促成製作一張朴子歌手的唱片。但是因為與劇場結合的台語歌劇,對白太多,導致當時電台播放不順利,才未能大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