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4月28日 星期二

老器物-----鹽漏

早期柴燒陶製鹽甕,上下分離,上甕底下有洞,放鹽久置會生水,鹽水留下到下甕,鹽水舀起可烹調,可見當年食鹽的昂貴。偷鹽販售,範圍很大,還有固定時間固定路線,方便購買。














內厝閩式老屋介紹

內厝是朴子市內最早開發的地方,擁有許多漂亮閩式老宅,通過更多的專業認識,了解富貴之家跟一般的差異,美在哪裡,這樣可以有更多欣賞的樂趣。


陳玉峰大作

陳玉峰作品,繪製精美、保存良好,朴子高明寺後殿二樓。
樓上還有許多文物可以欣賞。







周雪峰之唐明王觀浴圖

楊貴妃剛洗畢起身坐在藤椅上。身穿水藍色,上有鳳凰牡丹圖樣的薄紗,畫家在此花費許多心力,除了表現紗之輕質透明若隱若現的感覺外,也刻意使用西畫技巧表現出衣服縐折的深淺變化。






2015年4月26日 星期日

朴子聖善寺

朴子自行車道起點,出發時,可先進入參拜。 


Esheng Huang攝影2


朴子醫療文物保存志工團 成立囉!

好消息~朴子醫療文物保存志工團 成立囉!
由朴子市公所及本會-朴子日新醫院保存協會所辦理的"朴子醫療文物保存志工團"講習,已在昨天4/25順利完成。

2015年朴子醫療文物保存志工團講習(文化類志工特殊訓練)

一、 前言
醫療文物志工之任務有下列三項:
1.協助朴子醫療文物之收集
2.協助收集後文物的初步清理
3協助清理後文物的建檔

2015年4月24日 星期五

地::朴子溪堤防塗鴉彩繪








以下錄自朋友臉書Becca Chang

秋江晚釣----蔡啟耀




涼生氣爽荻花開、向晚風疎帶雨來:
投餌江中驚鯉躍、垂絲澤畔看鷗回。
披蓑手把嚴陵釣、戴笠胸藏呂望才:
任是富春兼渭水、優游到處好徘徊。



60年前的午後

1955年的四月十八日,楊英風大師在朴子農會倉庫的鉛筆速寫,難得有大師曾在朴子留下記錄。
這時候他的大學好朋友,朴子涂柄榔先生還在坐政治牢,不知當下楊先生心境如何。

地::無緣墓︰

1941、1942所立,原本在大康榔與應菜埔之石碑。

朴子糖寮順天宮。小廟也有精彩的壁畫。

朴子百年老地圖

第一張:沒有中正路,沒有廟前光復路,有路的山通路周邊也是菜園子,海通路上的文字號是朴子國小前身的朴子公學校,當時借用安溪厝的安福宮。

朴子天公壇的五爪龍

早期少見的五爪龍柱,因為玉皇上帝天公才能有五爪,七對龍柱、大殿神龕、木雕桌裙,都是五爪。元朝以後只有皇帝才能五爪,民間已成慣例。一般大殿四爪、前後殿三爪。

配天宮珍貴文物----林朝英【莫不尊親】匾額

林朝英被尊為台灣書法第一,人格與書法俱受推崇。
配天宮內有匾額【莫不尊親】就是林朝英所寫,林朝英1739---1816,乾隆與嘉慶年間的人。曾捐資一萬兩白銀興建台南孔廟。







崁前福德祠與百年魚木

位於崁前往竹村的路上,廟後有一株120年的台灣魚木,樹型巨大值得觀賞。

台灣魚木是特有種,質輕具有浮力且容易雕刻,所以是製作浮標的好材料。又有麻醉鰻魚作用,卻又不像毒魚藤的劇毒。另有一名叫做牛角歪,是獸醫或是牛販的最愛,可以治療牛病。此植物分布南台灣,應當是移植栽種,所以或許是此地有牛醫也說不定。

開花四月,金黃色花朵,而且一夜之間爆炸性綻放,滿樹都是黃金雨,這時需要內線消息才能及時掌握,也有請攝影高手留意。

朴子最贊的書法家、黑狗炎作品欣賞

朴子最贊的書法家,陳燦炎,俗稱黑狗炎。

其父親陳文通先生就是周雪峰的老師,周雪峰籌建天公壇時,對聯還是請陳燦炎書寫。

詩書傳家的大戶人家,廳堂會請高手寫上書法作品,在牆上書寫更難於紙上,所以非有十分把握,是沒人敢輕易嘗試。

這幾幅作品在朴子是罕見的,提供大家欣賞,位置在哪裡就不好說了,保護一下。

朴子角落小故事----大街上的古井與防空洞

朴子以前開元路大街會彎彎曲曲的,為的是接近河水,近河而居,有河運之利,也有重要的取水作用。不過最後引進鑿井技術,沒錢的就用公共的,有錢人就自己鑿井。到了日治後期,遭受美軍空襲,經濟許可的在自家鑿個大洞躲藏,不然就躲公共的防空壕,也就是防空洞。

配天宮珍貴文物----荷蘭遺跡—壁鎖

壁鎖是可以顧名思義的倒裝句,就是把東西鎖在牆壁上,而那個重要的東西就是大樑,在台灣可以防止地震造成的傾斜。

在荷蘭地區的老宅處處可見壁鎖又稱鐵剪刀,造型不一,有簡單有繁複。在荷蘭稱為wall anchor 壁錨,就像船隻固定在海中,台灣稱為壁鎖,把東西鎖住,相同都有固定不動的意思。

2015年4月21日 星期二

瀨戶內海藝術季-----風尚旅行魏兆廷

總覺得日本發生的事情,以後台灣也會碰到,而且更加嚴重、無解,觀察他們所作的會是個好借鏡。例如日本的少子化,我們也有了,他們的老人自殺,我們還沒有,但是保證不會發生嗎?

知道日本一天自殺200人,問了有日本經驗的朋友,他說都不會報導了,太太司空見慣了。而老人自殺率在鄉下更是異常的高,怎麼會這樣?怎麼辦?




燃燒嘉義小宇宙---洪雅書坊余國信

15年來,搶救保存了嘉義舊監獄,開設獨立書店洪雅書房,舉辦700多場演講,修復玉山旅社,號召社運力量,不是嘉義人的愛嘉人。

今天洪雅成立15週年,許多朋友來參加是祕密接獲消息,終於有人更加認同他,更加關心他的身心。或許是憐憫一個活蹦亂挑的過動兒,或許是某種神祕的感動,洪雅的地下室佈置了愛心氣球,今天是求婚的好日子。




讓大林再出發----萬國戲院江明赫

軍職退休的學長,不是爬山就是攝影吃美食,不然就是兼差開輛娃娃車。江明赫還沒退休,僅利用下班時間,就想為故鄉找出路,讓台灣人注意到大林。就好像東石有漁人碼頭、布袋有魚市、竹崎有親水公園、有天空走廊,但是大林有什麼能吸引全台目光?






守護文化朴子----舊市場長大的蘇明修教授

鹿港的遊人如織,是因為二十多年前老屋保留的覺醒,不然偏遠的瀕海小鎮終究要被繁華的城市抽乾抹淨,所以鹿港終究能以懷舊的氛圍、凝固時空的悠閒來接納、安撫所有願意放下緊張負荷的遊客。

虎尾以文化的虎尾與經濟的斗六相抗衡,虎尾的故事館、布袋戲館、合同廳舍均已到位,但是三點集中,難以拉開成面。鹽水的蜂炮獨撐一秀但是只有兩天,現在加上月津港燈節可以創造約兩週的繁榮,其他的日子也只能逐漸沒落。

台南藝術大學某位教授的臉書上寫著:最近迷戀上了朴子,去了好幾回,靜謐的巷弄、頹圮的老屋、古傳的工藝,踱步其間,時間像失去量度般。他是位留學英國的年輕學者,也是我女兒的導師,他面對我家拍下朴子往日的繁華風貌,除了令人驚訝外,也讓人審思,縱深古今藝術史學而又吐納歐洲文明的優美,朴子有何魅力能夠得其青睞。

日前台大城鄉所的友人蒞臨,一群人討論的是桂花巷,蕭麗紅在書中並沒有明確指出在哪裡,但是現今的朴子仍保有書中的諸多意象。朴子仍有民初桂花巷的想像,讓人聽來是悲哀而不是讚嘆,是因為經濟的枯衰,前進的動力匱乏,才讓老屋繼續留存殘喘,直到頹傾。

想像如果朴子假日一天有四千位遊客,那會是什麼樣子,那會是大家都在搶租店面,開元路、中正路、廟口到火車站滿滿的都是人,做生意的鄉親會算錢算到手抽筋,在外地的子女都要召回幫忙,有房產的看著地價增殖會暗爽到失眠。這些有可能實現嗎?還是永遠的夢想。

虎尾現在就是假日一天四千遊客,藉由三座日式建築物帶動,布袋戲館、故事館、合同廳舍,這幕後推手就是雲科大蘇明修教授。最早朴子刺繡館的企劃案就出自蘇教授,媽祖廟的修復也都有教授身影,朴子田野學校更是深耕好幾年了,也把東亞大旅社整修完畢,水道頭的日式老屋和小屋已落成營運,都有固定講座,日新醫院也列入古蹟,文化朴子逐漸生機盎然。蘇教授努力找來資源建設朴子,為的是什麼?

因為蘇教授和我們一樣是生長在朴子,讀朴子國小,在舊市場長大,不忍朴子這樣繼續沒落,才回鄉貢獻所學,南北奔波,想藉由老屋重生帶動文化紅利。我們漠視習慣了的巷弄,其實是時空的穿越,一個轉角就可以回到阿公阿祖的年代,一百年前的台灣重現。新舊並存、喧囂與沈靜同時擁有,這是大家所不知道的朴子魅力。

日新醫院即將再生,媽祖廟兩年後修復,市公所馬上拆遷與企劃,宏偉的分局也就是郡役所也將加入行列,這是由北到南。而東西走向的是水道頭、和小屋、天公壇、其楠茶藝紀念軒、東亞大旅社、百年東和油行與金瑞成銀樓、刺繡館與傳習所,中正路合併開元老街以後不熱鬧也難,所以不用兩年,朴子會以媽祖廟為核心,全面的風華再起。

蘇教授一座一座的老屋規劃,正為台灣留住往日情懷,也正在開創朴子的歷史和未來。朴子沒有強大的工商業、農業又沒落,唯有觀光旅遊是一大出路,但是沒有山海美景,其實還有舊日繁華留下的老屋,再添加文化創意就會是觀光的活水源頭。這是朴子的一個機會,老屋繼續毀壞,一錯身機會就成泡影。

蘇明修教授:
畢業於美國密西根大學、維也納工業大學研究。
美國威斯康辛州與中華民國的註冊建築師。
任教於雲林科大設計學院建築系。

朴子田野學校、和小屋、日新醫院保存協會:朴子市中正路1號。

護一生的黃金----1926金瑞成銀樓

出生祝賀的金鎖片,訂婚、添妝、壓訂的結婚金飾,陸續添購小首飾的儲蓄,都用黃金來守護。黃金最為惰性與閃亮,千古不變的做貨幣交易,所以自古以來最是保值。


神級老饕指定----百年的東和製油

什麼叫做神級老饕,就是即使你已經賣力、奮力、認真製作了,他也交關、考驗了幾十年,可是購買時還是要聞一聞,鑑定香氣,滿意才裝罐。所以神級老饕所愛的油是不隨時裝罐出售的,是架上沒有的,只裝在大桶子裡,不開口問是找不到的,它就是昭和八年1933就稅務登記的東和製油廠的台灣麻油。(創始時間還要往前)

即將四遷的衙門--------街役場市公所

日治時期朴子管轄數個鄉鎮,後來重新調整並改名,設置以郡為單位的組織。因為東石開港對外通商,所以以東石為郡名,其他地方也都以港口為郡名。因為郡名影響深遠,仕紳一起北上協調爭取朴子郡,最後失敗了,也才有東石國、高中這樣令外人難以理解的的命名。

睏未天光蘆筍農---煙花已冷翠香茶室

翠香茶室美女想像圖,此為早年勞軍團照片。

生命教育的場域----豬灶獸魂碑

豬灶就是舊屠宰場在今老人會館,豬灶是因為主體建築內有十幾個大灶,燒柴火煮開水剃毛,所以稱為豬灶。獸魂碑在入門左側,頗有威嚴。

作戲空、看戲憨----榮昌座之三

電影之前演戲是最大宗的娛樂,戲種有歌仔戲、布袋戲、話劇、歌舞團等等。著名的戲班台柱如同天王、天后,能夠一睹廬山真面目是地方上大事,早期電影還有隨片登台,就是戲班留下的傳統。每當下雨過後,田裡泥濘不能農事,戲院的生意就特別的好,可見看戲還是很平民化的娛樂。63年前我的大姑未嫁時,在家繡枕頭,一天繡一副賺1.8元,戲票也是1.8元。每天都去看戲,都被說小姐時都沒存到錢,都看戲看掉了,可見入戲多深。

眾喧譁、萬鑽動----榮昌座之二

戲院包括演戲和電影,電影可以發揮無窮的想像力,把所有不可能的都變出來,而演戲更困難,要把故事當下演出來,演員直接感受觀眾的喜惡,稍一不慎,忘辭、卡位,那就糟糕了。能夠在戲院的黃金年代當個小觀眾,不知憂慮為何,是何其幸運,還有什麼好玩的呢?之前介紹的還不夠,還有part2







1933最大的戲院---榮昌座之一

歐戰19141918結束,歐洲大舉投資日本,使得日本進入大正盛世19121926。朴子在鼠疫的肆虐下從19001915,傷亡巨大,人口大量減少,心理創傷嚴重。也因恰逢大正盛世,又經過18年的努力,街市恢復了商機。經濟實力恢復使水道頭也研議成熟在1934開工,同時1932偽滿州國成立,1933日軍進入山海關。1933朴子富商也建立起號稱東南亞最大的戲院,榮昌座,也就是榮昌戲院。成為朴子地區50年最重要的娛樂中心,也是朴子人至今懷舊不已的地方。

神意傳達信物----竹筊達人船嘉寶黃奕薰

竹子一天可以長高60CM,竹節都有分生組織的生長點,每一節像火車轟然向上一起生長,難怪刺竹筍煮湯也可以轉骨。竹子有很多種,包肉粽要用麻竹葉香味好,是因為澱粉含量高,也因此麻竹竹稈容易蟲蛀,所以各有特性,也是生活累積的智慧。在我們周邊消失最快的是刺竹,像各地都有竹圍里,就是種植刺竹形成防禦工事,現在治安改善又人口增加導致地方不夠住,平地竹林也就消失了。


五湖四海講古---其楠茶藝紀念軒蘇明輝

在曾經最繁華的老街上,一處天天有人聊天的地方。在這裡泡茶免錢,講古免錢,欣賞書畫免錢,甚至把玩民俗器物通通免錢。最後再教你做柚皮包材當然也是免錢,在這裡歡迎大家光臨,唯有講到錢,看似年輕的蘇明輝歐吉桑會不開心的。








朴子慶儀老宅---不凡的土水師李慶儀

當百年老屋都毀壞了,這還會是最後一棟,而且即使老師父的手藝都失傳了,只要老屋還在,以後的有心人看著老屋就能學到工藝,再蓋起老屋。




新娘子先修班---零時差時尚的東亞阿嬤

十幾個青春年華的少女,上完這一課就要嫁為人妻,而直尺的正直與理性,彎尺的圓融與感性,是手上做衣服的兩種工具,更是以後一生的行為規範。





縮短世界距離---英布電器的吳英布先生

14吋黑白SHARP小電視,只有一個頻道可以看,看起來還有點花花的,還要花一萬四千元,一棟透天才二十萬,不用懷疑,這就是五十年初期的事情。朴子的第一台電視機就這樣賣給陳外科,陳天惠醫師還很豪邁的分享給病人看,吳先生也放一台在店口播放,兩位都是喜歡分享快樂的人。




重來了的人生-----林英哲先生水彩畫

結縭一輩子的另一半都不相信能畫,憑著幼時梅嶺老師的啟蒙,75歲時把公司放心的交好班,離開繁華台北的喧囂搬到清靜的桃園,這才拾起畫筆,完成梅嶺老師的期望。

五術精通老文人----才高八斗黃傳心

黃俊雄布袋戲以典雅詩句與慧詰謎語,提升素民娛樂至深厚文化高度,而其淵源作者竟是黃傳心。黃俊雄父親黃海岱經常造訪黃傳心,聽故事、抄記錄,為其編寫「虎兒道祖」、「瀟湘夜雨」、「紅烏巾」等劇本。原來欽慕才高八斗的劉三,其幕後藏鏡人就在朴子。某年農會總幹事侯長庚邀請黃俊雄來公演,戲後帶瓶洋酒造訪黃家。民眾蜂擁而至,會後黃俊雄說:來聽了好多故事,回去又可以搬好多戲齣,演好幾個月。


戰亂中的愛情---朴子郵便局的碧姬將

在探訪朴子老故事中,一直希望能有愛情故事出現,但是又不知道怎麼問,今天終於有眉目了。







全鎮奮力贏冠軍---朴子國小旋風少棒隊

知道旋風少棒應該要四五年級生了,朴子國小少棒隊名就是旋風。半夜看棒球轉播,然後放鞭炮,是一代人的共同回憶。那段風起雲湧的日子,有光榮與激情、是要奮力出人頭地的決心,與之同時的是台灣經濟的起飛。






大勇庇護受難者---黃炳焜、李天生、蔡樸生

蔡樸生新婚照
滿腔熱血的引刀一快是激情的,是快意的,而長期的站在政府對立面的庇護政治受難者,那是大勇中的大勇。這樣的故事朴子地區有三例,隱諱的躲在歷史角落仍然熠熠生輝。








天公壇與西園社----不羈的天才藝師周雪峰

子曰:君子不器。是說君子不可以像器物的受侷限,如同天才能力無極限的不受羈縻。

因為信仰虔誠,所以民間藝術匯集廟宇,而與廟宇相關藝師中最受尊敬的是彩繪師。因為早年工匠多文盲,彩繪師還要能閱讀與書法,所以稱彩繪藝師為拿筆的師傅,最受敬重。然而各門手藝都要三年四個月才能出師,即使出師也不一定能成大器,所以能專攻一項就不容易了。周雪峰先生深具文才、精通筆墨,神工巧藝,不限一項,又獨具創意與感性,堪稱不羈的天才藝師。






堅定教畫八十年-------吳梅嶺老師

吳梅嶺老師(18972003)享壽107歲。小時候綁著清朝的辮子,所以跨越世代、歷經近代激烈變動的臺灣,卻以極大的平靜,用力於藝術創作與作育英才。以大量的披沙瀝金,淘洗出一大批優秀美術人才,而自己卻沒沒無聞於當代。且在極長的時間跨度中,為了讓藝術能進入普通家庭,所以索畫名單排了一萬多件,幾乎沒有潤筆費用。就這樣凡事不計較,【萬事善解】一輩子的口頭禪,這應該是沒有怨懟的平靜內心,使肉體不致毀壞而得高壽。



恩典奉獻與傳承---陳外科陳天惠醫師

因為恩典奉獻而創造了傳奇,以後時空背景不同,即使有相同能力也難以再創造,不過傳奇的精神仍持續傳承。這就是大家所熟悉的陳外科院長---陳天惠醫師。






怎能遺忘的義行---曉明診所的外籍神父

葉由根神父
聽不懂你講的話,我還是愛你。家世差又沒有錢,我還是愛你。
把我自己都給了你,自己身無餘物,是為了愛你。
跨越大海離家萬里,來到窮鄉僻壤,是為了愛你。
只因為成了神的僕人,神的愛就由僕人來完成。




仁心妙術的甲仙---天安堂中藥房與春秋武廟

自古台灣的兩大名藥,一是綠豆簧、一是響馬丹。響馬丹是天下第一奇毒,但是發明響馬丹的人也留下克制藥方,也就是綠豆簧。

走出來的高明寺---捨身興佛的志定住持

嘉義縣公告地價最高的地王在朴子金地王苦仔嗲,原名是銀沙冰果室,斜對面是莊嚴肅穆的高明寺,這兩者有什麼關係呢?關係是因為早年困苦時,師父是取冰果室丟掉的西瓜皮,去皮後取瓜囊煮豆豉來吃。而為什麼能在最熱鬧的地方建寺會這麼困苦?








掃蕩妖邪的利器---下灰窯廟的刺球


先講廟宇分類,管轄範圍較大的如配天宮﹑天公壇﹑春秋武廟,如媽祖巡行53個莊頭,然後每12年在巡行沿海數個鄉鎮,例行27天,這就是大廟的氣勢。另外就是社區村落廟宇,如開墾先民攜來的家神,後來形成聚落就建廟,所以稱為角頭廟,如安溪厝的福安宮﹑溪仔底的北極殿。





上面小刺球是正常大小

元宵與求子燈花---全台唯一的蓪草花藝術神物

蓪草花已有二千年歷史,在台灣也曾經是外銷主力,一日出口十萬朵,可作為裝飾、胸花、盆花。而配天宮的燈花歷史源遠流長,就一直以通草為材料製作出極高的藝術精品。









媽祖一甲子腳力---91歲轎班會長林登福

91歲還能耳聰目明的講兩三小時,不是媽祖庇佑是什麼,但是最親近神明的老先生卻說:可以信,不可迷。能夠為媽祖持續一甲子的熱情是信,凡是要有定見,對錯要能分辨,這樣才不會迷,不然太多神佛代言人都在脆弱時蠱惑人心。








慈悲榮譽與恩寵----湄州進香蔡啟耀

如果你是官二代兼富二代的大地主,你的一輩子會是如何?若是現在不外乎開跑車、泡夜店,然後出國念野雞大學,回來再當CEO。但是朴子早期被稱焜舍的蔡啟耀先生(18731945),日本人還沒來時是先到泉州讀書,然後並沒有遵循經由科舉取得秀才貢生出身的父親一樣,也沒留在廈門當官二代。






配天宮珍貴文物----全台第一對洗石子龍柱

台灣藝術精華集中在寺廟,只因為虔誠的心意,所以願意投注所有的心力與金錢。而這樣美麗的精品就引起各方覬覦,偷竊或盜賣並不少見。加上傳統不重視文物保存,這些珍貴而又是大眾能夠親身面對的藝術品,也就一點一滴的流失。








配天宮珍貴文物---蔡草如、陳壽彝門神彩繪

台灣至今最有名的傳統寺廟彩繪畫家,當推潘春源與陳玉峰兩大系列,而潘、陳學於泉州畫家呂璧松。潘春源傳子潘麗水。陳玉峰傳子陳壽彝、與姪蔡草如。

蔡草如評價最高,台灣美術史蕭瓊瑞教授認為其寺廟彩繪成就:堪稱近代中國、台灣第一把交椅。











配天宮珍貴文物----葉王、洪坤福、林再興交趾陶

葉王18261887,葉王去世8年後日本登陸台灣,100多年來,唯一與交趾陶聯想在一起的就是葉王。

現在台灣古物等級分為三種,依次為國寶、重要古物、一般古物。台灣開台以來,藝術家、工藝師不知凡幾,能與故宮典藏的國寶比肩,唯有葉王。葉王作品因為學甲慈濟宮的申請鑑定,使葉王進到國寶行列。










義竹過路仔派出所--會是可惜的更加可惜嗎?----5 年高不一定德劭,但是年高至少是個寶,而且價值是相對的。又舊又破又小的派出所,當然比不上偉大的總統府,但是如果是家鄉僅有的,那會沒價值嗎? 我不是絕對哈日,只是日本時代的老建物,尤其是官方建築,那是一個時代的代表。而且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