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4月21日 星期二

神意傳達信物----竹筊達人船嘉寶黃奕薰

竹子一天可以長高60CM,竹節都有分生組織的生長點,每一節像火車轟然向上一起生長,難怪刺竹筍煮湯也可以轉骨。竹子有很多種,包肉粽要用麻竹葉香味好,是因為澱粉含量高,也因此麻竹竹稈容易蟲蛀,所以各有特性,也是生活累積的智慧。在我們周邊消失最快的是刺竹,像各地都有竹圍里,就是種植刺竹形成防禦工事,現在治安改善又人口增加導致地方不夠住,平地竹林也就消失了。



刺竹密集叢生,竹稈下方枝條有刺,會形成鐵絲網狀的圍牆,清代嘉義市不築磚牆就以刺竹代替,效果不凡。刺竹是叢生竹,其地下莖連接合軸成密集團狀,而聚集成叢的成長。要採集俗稱竹頭的就是地下莖,莖上有小圓圈圈就是莖芽,可長出竹筍、成竹,透過莖芽的延伸才形成一叢叢的竹林。

如果叢生已久就可以挖出一大串的竹頭,大約要五十年以上,而每一個竹頭大小不一。最遠端最地下深處的年紀最老卻最小,所以最難找到,而要剛好形成對稱月型的更少,最難遇到,大部分竹頭都是直角彎曲的。北港朝天宮那對40CM竹筊,上方砍掉100多棵竹子,小山丘一樣的竹叢堆要挖空,先挖一圈像土溝的護城河,大竹頭就在正中間的最底部,那是二十年來最大的。

只有刺竹的竹頭堪做竹筊,其他的質地是不夠硬且韌的雙重標準,也就是密度要高又要有彈性,最硬的黑檀大概丟十次就缺角了。刺竹頭基本要夠老夠韌才行,也有很老但是不韌又密度輕,那也不堪使用。判斷標準在竹稈下方,但也不是十拿可以九穩,不然朴子溪也有刺竹,其實都不能用的。

竹筊拋擲落地時要能良好的彈跳又要耐磨損,不然重力加速度,香火鼎盛一點的一年就壞了。北港朝天宮的竹筊有一次自己加工錯了,應該是浸油處理,卻用油炸,所以上弦月的竹筊竟成方形。朝天宮每年要黃奕勳先生補充三百多個竹筊,也有信徒每年寄付一百個竹筊作為奉獻。我們配天宮也是補充不少,這是因為信徒理直氣壯的喜歡而帶走,認為神力加持已久越有效力,反正香油錢多添一些,不會讓廟方虧錢就是。不過還是要問過神明才能請回神筊,這是不得不知道的。
敬贈配天宮的大竹筊

黃先生原本從事寺廟雕刻與裝潢工作,手藝精細,因心有所感的轉作竹筊。一方面是不忍心大陸木質筊杯傾銷,傳統的文化工藝喪失,更重要的是想要提供優質的神意媒介器物,不然人神雙方搭不上線,想問的問不到,想幫的也幫不上忙。所以有不少神明收到竹筊,都會轉達滿意的回應,這對製作者來說就是最高榮譽。

神明會預訂尺寸,可能神力所及才能運使多大的竹筊,一定量的訊息承載需要恰如其分的竹筊。所以每年最為慎重的國運籤,就必須請出鎮殿大竹筊,然後拋擲過香爐。因為這是國家大事,是神明對國家前途的預告,也不是每座廟宇都能出國運籤的。

黃先生更強調︰沒有犧牲奉獻精神是沒辦法從事這樣工作。二十年來踏遍全省竹林,很多縣市的刺竹林完全不能用,是緯度日照與溼度的關係嗎?有待專家研究。尋找老的刺竹竹叢都在山中,多在邊坡居不易立足處,更難以克服的是眾多的蚊蟲蟻獸加上蛇族的危險。竹林中遇到最多的當然是大名鼎鼎的青竹絲,最稀奇的是一屁股坐到劇毒的龜殼花,軟軟的竟然也沒被咬,不然深山中如何即時送醫,所以應有山神呵護吧。

手工挖開的過程,才能體會盤根錯節又根深蒂固的含意。不能用電鋸,因為長纖維會卡死反而危險,所以都要用柴刀砍竹,用力砍就很快磨到沒刀肉了,一把換過一把。即使開挖的季節在涼爽的秋天,但是穿著的雨鞋不時都能倒出大量汗水,也剛好秋天是金氣收斂的時節,如此氣旺而足。每次一入竹林就樂此不疲,想到吃飯都已經兩三點了,而大量出汗就大量喝水,竟然就讓痛風的老毛病不藥而癒,這是一大收穫。

優美彎度的竹頭要保留莖皮,可以保有天然美感,更有利保存久遠。所以粗硬的根鬚要手工剪除,不能機械鉋除,小心翼翼的剪,竹筊上有多少黑點就要費多少次的力氣。而且手腳要快,挖出後24小時要剖開和剪掉鬚根,不然一天硬過一天,超過三天手工就剪不斷了。也是因為長纖維的問題,讓剖開的方法研究了兩年,才得到解決。

乾燥竹料至少要半年,大件竹筊甚至要五年。而且一半時間要風吹、日曬、雨淋、凍露水,剩餘時間先一半曬乾最後一半陰乾,這個流程還會增加竹筊的堅韌度。也曾經用機器烘乾脫水,這樣的成品很快會龜裂,最後吸潮會長霉。就有很聰明的商人就拿著黃先生的竹筊,帶到大陸仿製,但是回來幾貨櫃成品都長霉了,花了幾百萬買教訓,應該就是這個因素。

台灣已經幾十年沒有師父做竹筊了,到處找都找不到老師父教,鹿港、北港、府城、艋舺都沒有,只好自行摸索。幸好有木工底子,依處理木材的思路想辦法,做中學,從失敗經驗中汲取教訓,銷毀成千上萬隻竹頭,才有現在的佳作。也希望這份血汗累積得到的經驗能夠傳承下去,可惜都沒有人來認真學,所以黃先生也希望這份記錄能更完整,不斷的修正,把諸多經驗都記錄下來,讓優質的竹筊工藝能夠流傳久遠。

早期曾在鹽水武廟前擺攤,一位八、九十歲的老人在攤前流連不已,最後詢問之下,才說材質對了,型制錯了。那就畫圖給我吧,老人說不用,看初八的月亮就對了,這就是古制,難道也要不盈不虧的均勻之氣。也曾有德國教師在廟前展售時購得,後來不展售後他竟在各地廟會找了五年。更多的是虔誠的信徒,千里迢迢的風聞而到,都能法喜充盈的滿載而歸,這更不是金錢財富所能衡量的。

每對竹筊都是獨一無二的,各自有各自的紋路和芽眼的數量與位置,依芽眼數量還有各種吉利名稱。用與神明溝通的,有人喜歡芽眼突起的連綿不絕;而放置財位招財的,有人喜歡芽眼內凹的藏金聚玉;而陽剛最重的牛角型制,基本能擋煞、制煞之外,對於司法訴訟、事業低潮或疾病困阨有振衰起蔽、興旺扭轉的作用。

不過最重要的是感覺,可以感受生命力旺盛的天然雕塑藝術品,所以收藏者也有。更多的是感應了磁場與頻率的關係,能夠心生喜悅的竹筊,就是對準了波段,神與人都能互通而皆大歡喜。


訪談者︰黃奕薰、船嘉寶神筊、六腳鄉豐美村200號(港尾寮)、0935713016

沒有留言:

義竹過路仔派出所--會是可惜的更加可惜嗎?----5 年高不一定德劭,但是年高至少是個寶,而且價值是相對的。又舊又破又小的派出所,當然比不上偉大的總統府,但是如果是家鄉僅有的,那會沒價值嗎? 我不是絕對哈日,只是日本時代的老建物,尤其是官方建築,那是一個時代的代表。而且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