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年7月26日 星期日

曾經的朴子派出所

曾經的朴子派出所,建築物可能是戰後初期,現在是地政事務所的檔案庫,地點在朴子地政事務所後面。
車寄【建物前廊】之前有休息區,二樓還有朴子唯二的牛眼窗,另一處在榮昌戲院。
窗花也有特色,屋後一棵老榕樹,樹下有軟石堆砌,應是日治之物,此地所在原本就是武德殿,訓練警察、壯丁武術的地點,後被拆除。附近更是朴子的老屋區,可以漫步逛逛。

朴子蜈蚣陣的小蜈蚣腳

開元路是蜈蚣陣,旁支小巷就是蜈蚣腳,最狹窄的就是這條左右貼壁的比摸乳巷還摸乳巷的小巷。
起頭是金玉堂書局,末端是翠香茶室,曾是朴子風花雪月之地,旁邊還有天馬酒家,確是乳香四溢的所在。不過現在還蠻幽靜的,青綠扶疏。
以前阿V黑白切的攤子都要停在這裡,提供下酒好菜。






榮昌戲院。照片左右兩端都是戲院範圍。


朴子的橄欖樹

燦爛白色如雪的橄欖樹,是傳唱多年,夢想在心。

登高遠望,不是抱負的遠颺,不是愛上了雲與鳥,是縱身一躍前的眺望。

心不在了,還徘徊林深幽靜,安靜樸樹下不再流浪,也牽掛不再。


兩個月後橄欖成熟,再來聞果香。



2015年7月20日 星期一

鬼仔潭傳說-----水鬼看戲與被吃

90年前,168線道還沒開通,前往嘉義市的諸羅大道是由朴子公園出發,故事發生就在公園旁的橋下 然後出大槺榔的石車公廟休息,再往小槺榔、經後潭穿越現在的水上機場到達嘉義。後來蓋了機場,所以繞道水上接縱貫線到嘉義。而朴子的四維路外環以前也都沒有,而鐵路公園西側道路也是後來打通的。鬼仔潭現在也改成桂潭。

2015年7月8日 星期三

BMW R50-----朴子五百仔林嘉榮

BMW R50 19551960年,共生產了13510輛,,494c.c OHV四行程的水平對臥雙缸、雙化油器引擎,採用Magneto點火系統、Bosch W 240/14火星塞,26hp的最大馬力在5800rpm時湧現, three-shifts四速變速箱,後軸轉換齒輪。鑄鐵的引擎、雙環空心管的車架,車重195kg,極速為140km/h

民國48年,用等值一甲田地購入,自台北騎回朴子。在廟口啟動,街尾都聽得到引擎噗﹑噗的聲浪。因為這輛車,林嘉榮先生的外號就變成了五百仔,是穿著牛仔褲﹑皮靴新潮年輕人,那一年21歲。那年先買本田150,再換250,最後換這輛才滿意的固定下來。因為代書工作,所以交遊廣闊,在政商的交際應酬,都是這輛車陪伴。

鴉片煙與228------------保正助理李阿軒口述

保正工作是無給職,所以一般是說日本人用鴉片專賣籠絡仕紳,但是東石郡只有一個小賣,保正卻有無數個,朴子就有18位。

當國民黨部隊上來後,蔡樸生的文官佩刀就要李先生拿去東石田裡埋起來。東石35甲田地也都李先生管理,位置大概是從朴子到東石路上兩邊。東石郡轄下有六鄉鎮,蔡樸生保正是小賣,售予吸食者,另有一位保正是大賣,從台南州所在地的台南府城批回來。




美麗衣裳的源頭------百年的美都布行

食衣住行是自古的四大民生需求,衣服的需求是自夏娃的第一片樹葉。台灣移民的早期布料應該都是福建進口,之後慢慢的自力更生再發展出織布染布製衣等一系列產業。朴子現在有跡可考的是清朝時的染布,在火車站前的超炫網咖巷子進去,有個小廟叫做布伯公廟。當年布伯公他在這裡染布,發展布的事業很成功,又樂善好施,所以去世後得到民眾的供奉,最後建廟祭祀。

因為以前這裡都是無主孤墳,稱為崙仔,甚至連墓碑都沒有,所以發展較晚,。說布伯公很會問人,所以到附近工作或是遊玩都要先合掌拜一下,這附近早期地名就是布埔仔,有許多大水池,是染布取水的地方。

2015年7月3日 星期五

朴子明糖線之東高段

日治時,各地糖廠小火車是由各糖廠建造,蒜頭糖廠原稱明治糖廠,所以正式名稱為明糖線,一天有八個班次,還不錯,最特殊的是會穿越東石高中。現在校外鐵軌都已拆除,接到聖善寺的鐵軌遺跡還在,校內鐵軌保存完整,這段是許多人的回憶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反空襲場景重現---------保正助理李阿軒口述

70年前,李阿軒先生20歲,高等科畢業,擔任朴子第八保蔡樸生保正助理,參與了反空襲的業務。現在90歲還耳聰目明、記憶超群,兩年的保正助理剛好是空襲時刻,所以參與與觀察反空襲的最基層業務。

某日嘉義市大轟炸,鐵軌都炸到變形,濃煙都飄到朴子,傳聞明天要炸朴子,所以大家跑光光。第八保只剩下李先生一人,因為他是保正助理,擔任連絡員,如果有電話通知可要有人接。晚上就住在保正店中,保正全家也疏散鄉下,晚上電燈用東西包起來壓低亮光,睡到店內的防空洞中,防空洞上面有磚頭、塌塌米。 

防空洞如果被炸彈炸到,不會炸穿,頂多就是洞口被埋起來,就等大家來挖。



義竹過路仔派出所--會是可惜的更加可惜嗎?----5 年高不一定德劭,但是年高至少是個寶,而且價值是相對的。又舊又破又小的派出所,當然比不上偉大的總統府,但是如果是家鄉僅有的,那會沒價值嗎? 我不是絕對哈日,只是日本時代的老建物,尤其是官方建築,那是一個時代的代表。而且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