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

東石屯仔頭永靈宮

與廟宇藝術專家郭喜斌老師有個共同經驗,進到一塵不染的廟庭,要特別謹慎。因為除了有管理嚴謹的廟祝外,肯定有信仰虔誠的管理委員會,而永靈宮就是這樣的第一印象。

永靈宮所在是屯仔頭,因為附近有七座高大的沙崙,先民就有靠山來阻擋風雨洪水,沙崙稱屯,沙崙的前端就稱屯仔頭。又因為就在朴子溪出海口的狹窄處,沒有外海的波濤洶湧,而有海河交會的鹹淡水混合,這時就有豐富的漁獲。所以也是清代渡口所在,現在也是東石大橋西端所在,同時也在省道17

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

朴子山通路上西洋樓

許茂元先生留日回來,親手設計監造新式洋樓,落成時慶祝並拍照留念。當時可見山通路上的簡陋,並襯托出豪宅的氣派。
現在豪宅仍在,只是被廣告遮住,如果能恢復舊觀,一定是最好最美的宣傳。
舊照提供:林學文、許競方。感謝。


豆點------不斷停留的早午餐

朴子老街上的手作小店,四位姊妹花接待著,幕後有愛心老爸火力支援。從整個店面純樸老味道,處處可見木工巧思,再到餐桌上的自種菜蔬,沒有萬能老爸是做不到的,是有溫暖的手在支撐。
所以午餐每天都有不同料理,也真的菜園裡有各式各樣菜色,這有圖表為證。早餐是口袋麵包裝著各式美味,搭配咖啡與黑豆漿,坐在九十年前最新潮的店面中,證據是立面的白瓷磚從日本進口的。
口袋麵包是中東、希臘地區的吃法。麵皮薄而中空,不用大型烤箱,只要貼上烤熱的鐵板或是石頭,很快就熟了。吃法是中間切開如口袋,接著裝入想得到的任何食材,是不是有點像割包。

東石的滄海桑田

東石兩個字怎麼來的,大部分人不知道,其實很簡單,就是黑水溝對面也有個地名叫做東石。那個東石的旁邊,古早住了一位海賊王,叫做鄭芝龍,他帶了附近老鄉一起打天下。而有的老鄉看中某塊地,不想再流浪,就定居下來。但是怕後代忘記,就把新天地用老家的名字命名,不過最後還是忘記了。
台灣沿海各村落都可以是開台第一村,先後問題很難講,不然族譜拿出來對一對,誰家有來台18代的。其實最早開發的是澎湖,台灣本島晚澎湖百年以上,所以大家都可以閉嘴了。澎湖因為控制台灣海峽的價值,而台灣是要到大陸戰亂,加上人口過剩的外溢,才來的。不過也晚了下南洋的華僑上百年了。為什麼不來台灣,因為開墾很累啊。

配天宮的洗石子龍柱

傳統龍柱除了石雕以後就是泥塑,用鐵絲纏繞成形,再補上水泥、再上色。後來更進一步洗上石子,就是水泥略微成形後,再用水泥混合小石子,塗在表面,作成想要的樣子。再未乾之前,用水洗去部份水泥,讓小石子凸顯出來,這是為了模擬石材。
因為日本前往歐洲學會建築,但是日本不出產石材,所以想出這樣方法。也就是表面一層是石材的顆粒,所以石子越細越像石材。所以仔細看一下這對龍柱,表面是有顆粒的,部份造型是有鐵絲外露的。因為作工精細,所以要小心愛護。
根據龍柱專家粱震明教授表示,這對洗石子是1948年製作,可能是台灣最早的,原本的調查沒那麼早。而捐贈者是朴子輕音樂團,也就是金鶯與白鳥樂團的不同階段名稱。
因為朴子輕音樂團是不做商業演出,沒有固定收入,是由熱愛音樂的人所組成。頂多是義演,或是媽祖誕辰時的表演。而這對龍柱相當昂貴,為何會捐贈,還要繼續調查。


榮昌座的夜

七十幾年前,榮昌戲院還稱作榮昌座。電影還沒出現,都是演戲,歌仔戲、布袋戲、新劇。每一檔期一個月,是以月為單位的單元劇,每天劇情不一樣,吸引人每天來看。
可是誰能每天看,沒錯,他就是能做到你每天來,可是沒錢怎麼辦。因為戲票是刺繡高手一天的工資,對應現在應該至少兩千以上,不貴嗎。
所以戲院還是很為大家著想的,就喇叭朝外的放送給大家聽,有聽聲沒看影。一齣戲兩小時,就播放一小時。戲票兩元,最後的一小時不播了,戲票就收一塊錢。

綿細的朴子溪河床

身為朴子人,第一次來體驗朴子溪,不只是乘船吹風,還下到朴子溪中。
朴子溪水相當乾淨,舀起來清透,看起來的混濁是波浪攪動的沙子。嘗起來略微的鹹,是漲潮時湧進來的海水吧,沒有怪味。
沿岸雖然卡一些保麗龍、塑膠瓶,但是岸邊相當乾淨。佈滿不怕生的招潮蟹,舉著大手,偶有幾隻害羞的彈塗魚,一轉眼就躲進洞中。但是驚喜的是在船邊跳躍的魚,像是鯽魚、虱目魚,騰空飛起,就跟飛魚一樣。



比水沙連更美的荷包嶼湖-----消失的200甲大湖

荷包嶼的荷包不是形容詞,是原住民語,島嶼的意思。
荷包嶼湖在朴子南邊,現在省道19往南,出朴子往義竹方向,有座排水路橋。這座橋就是荷包嶼湖中間最窄處,以此分左右為東西荷包嶼湖或是內外荷包嶼湖。
荷包嶼湖在嘉南大圳動工時,八田與一設計導水入海,所以現在只剩下一條大排水溝,又稱龍溝,而原本的大湖區就變成肥沃良田。
所以荷包嶼在朴子地區是低窪地,因為低窪所以原本此湖才能築堤蓄水,有高水位才能灌溉農田。朴子溪因為岸高水深,水面與地面差很多,所以汲水不易,無農業水利之便。所以朴子市區內無農田,除了田仔一區。

義竹過路仔派出所--會是可惜的更加可惜嗎?----5 年高不一定德劭,但是年高至少是個寶,而且價值是相對的。又舊又破又小的派出所,當然比不上偉大的總統府,但是如果是家鄉僅有的,那會沒價值嗎? 我不是絕對哈日,只是日本時代的老建物,尤其是官方建築,那是一個時代的代表。而且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