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8月7日 星期日

比水沙連更美的荷包嶼湖-----消失的200甲大湖

荷包嶼的荷包不是形容詞,是原住民語,島嶼的意思。
荷包嶼湖在朴子南邊,現在省道19往南,出朴子往義竹方向,有座排水路橋。這座橋就是荷包嶼湖中間最窄處,以此分左右為東西荷包嶼湖或是內外荷包嶼湖。
荷包嶼湖在嘉南大圳動工時,八田與一設計導水入海,所以現在只剩下一條大排水溝,又稱龍溝,而原本的大湖區就變成肥沃良田。
所以荷包嶼在朴子地區是低窪地,因為低窪所以原本此湖才能築堤蓄水,有高水位才能灌溉農田。朴子溪因為岸高水深,水面與地面差很多,所以汲水不易,無農業水利之便。所以朴子市區內無農田,除了田仔一區。

荷包嶼湖上有兩顆明珠,因為湖上有小島,也就是原住民命名緣由。一座小島就稱荷包嶼,另一是東安寮。湖的面積有兩百甲,是日本地理學家 依能嘉矩記錄的。
因為嘉南大圳沿著清代埤圳建造,荷包嶼湖不再有蓄水機能,所以導水入海,開闢荷包嶼大排。也就製造出200甲的良田,因為是湖底土壤相當肥沃。
荷包嶼地區現在是屬佳禾里,由三個聚落組成,苦瓜寮、東安寮、大館。東安寮還在,而荷包嶼島就是以前的垃圾掩埋場。而大館是荷包嶼出現的良田,由苗栗地區的大戶標走,他招來鄉親開墾。
這些鄉親就住在苦瓜寮,而大戶來收租金或來管理就住在大館。因為宅第較墾戶大,所以叫做大館。而這些鄉親是客家人,所以朴子也有客家聚落,只是還沒認真去找客家伯公的證據。
大排稱作荷包嶼大排,又稱龍溝,是台灣南北五府千歲的交界。交匯到朴子溪溪口,是王爺的軍港。所以在台灣意義重大。
小槺榔有河道注入荷包嶼,河道彎曲可達九十九彎,相傳差一個彎就出皇帝。當嘉南大圳挖到小槺榔時,水脈挖出紅色液體,相傳就是龍脈,因故小槺榔也就沒落了。因為龍脈的關係,所以荷包嶼大排水就稱作龍溝,以資紀念。
東安寮的房子都是順水流面向西,只有後來建商蓋連棟的幾戶透天厝面向南,這是特殊的地方。東安寮更早稱為同安寮,是福建同安人來台聚集而命名的。
在焚化爐附近設有荷包嶼生態園區,以及龍溝以南還有不少池塘,還可以憑弔以前比日月潭更美的風光。
荷包嶼湖在台灣文學史佔有一席之地。因為清代藍鼎元隨軍來台時,著有【東征集】,其中記錄到荷包嶼與日月潭舊稱的水沙連。而他期待能夠定居的是荷包嶼,並詳細說明之。可惜最後事與願違,定居屏東里港,成為台灣少數幾個家族之一的屏東藍家。
【紀荷包嶼】
辛丑(1721年)秋,余巡臺北,從半線(彰化)遵海而歸。至猴樹港(朴子在清代的舊稱)以南,平原廣野,一望無際。忽田間瀦水(儲水)為湖,周(圓周)可二十里。水中洲渚(水中可居住的地方,大者為洲、小者為渚),昂然可容小城郭,居民不知幾何家,甚愛之。問何所;輿夫曰,荷包嶼、大潭也。淋雨時,鹿仔草、大槺榔、坑埔之水,注大潭中,流出朱曉陂,亦與土地公港會。大旱不涸,捕魚者日百餘人。洲中村落,即名荷包嶼莊。時斜陽向山,驅車疾走,未暇細為攬勝,然心焉數之矣。
入臺以來,則悅水沙連。杭州繁華之地,惠州亦無曠土,水沙連又在番山,皆不得遂吾結廬之願。如荷包嶼者,其庶幾乎(最接近心中願望)!建村落于嶼中,四面背水,環水皆田,艤(ㄧˇ)舟古樹之陰(停船在老樹下),即在羲皇以上(彷彿遠勝遠古之人),釣魚射獵,無所不可,奚事逐逐於風塵勞攘間哉(能過這樣的日子,何苦在紅塵中追逐呢)!
【荷苞嶼來歷書】
一、荷苞嶼原乃一大湖也,自康熙年間以來,附近田園皆賴湖水灌溉,以潤禾苗。後人民知附近田園甚得湖水之利,暫暫〔漸漸〕耕墾,愈墾愈多,計開墾人民,屈指而算十三庄也。故湖水聽農民引取,此其故矣。
二、康熙年間,清國政府巡地方,見此湖可為魚塭,於是築堤岸,蓄水養魚,湖水仍舊聽十三庄農民引取,以灌田園。其每年出息財利,存為國用政,荷苞嶼之館名曰隆恩,於茲始矣。
三、自康熙年間,荷苞嶼設建以來,借貸富豪,掌理徵收塭稅,配納臺灣鎮中營存庫,為兵餉之需,延及數十餘年,農民樂業,各無引水口角生端之事矣。
四、從來荷苞嶼水本聽農民引取灌溉田園,不意乾隆五十四年,新貸塭戶王行己恃官勢,高築塭岸,聚水養魚,不肯灌溉田園,致令農物枯稿,供課無資。不得已,十三庄人民僉議具呈控告,訟近三年,至今五十七年,蒙提督憲臺飭縣斷定章程,照舊例再定一月、五月、六月、七月、八月、九月,若遇旱魃,准農民在塭內引水以救五穀,以資供課,不得私閉,各宜從令。
五、自乾隆五十七年提督憲臺定案以後,塭戶凜遵,農民樂業。詎料同治八年再換塭戶陳福財,恃勢橫佔,私築大岸一條,戽門二個,將嶼水填禁。適值天旱,五穀枯稿,農民無處引水,無奈十三庄人民僉議具稟,蒙憲臺斷案,照依督憲前定事款,毋得禁閉,各宜遵諭。
六、自同治八年蒙嘉義縣再斷以來,仍舊聽農民引水灌溉田園,及今三十餘年,章程無改,農民依舊在塭內引水,無有阻擋,蓋遵前時官斷,莫敢或違,有如是矣。
明治三十五年十二月
大槺榔區長 侯取(印)
臨時臺灣土地調查局派出所 □中






排水陸橋舊照

現在的排水陸橋

義竹過路仔派出所--會是可惜的更加可惜嗎?----5 年高不一定德劭,但是年高至少是個寶,而且價值是相對的。又舊又破又小的派出所,當然比不上偉大的總統府,但是如果是家鄉僅有的,那會沒價值嗎? 我不是絕對哈日,只是日本時代的老建物,尤其是官方建築,那是一個時代的代表。而且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