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

朴子登上文獻的日子-----1646

1646年4月13日荷蘭的熱蘭遮城日誌(四冊中的第二冊p521),紀錄了朴子的上場,是文獻資料首見。
catchieuw是台語猴樹的古荷蘭文字,朴子在清代稱作「猴樹港」,再來依次是猴樹港街、樸仔腳街、朴子街、朴子鎮、朴子市。
1629年荷蘭據台。
1636荷蘭進佔魍港。
1644清軍入關。
1661鄭成功登台。
1683鄭克塽投降。
所以朴子在荷蘭進佔布袋,才完成對朴子的徵稅,也才有朴子的文獻紀錄。
清代最早對朴子的紀錄是施琅在1681年的報告,紀錄鄭軍水師從朴子叛逃。
荷蘭徵稅稱作贌,是由代理人的間接徵稅,由荷蘭政府對某地、某商業行為做定額開徵,由代理人對民眾收稅,抽成後再轉交荷蘭人。
1646此時的徵稅目的,還不是猴樹港的貿易稅或是漁獲稅,而是以附近的湖作為開徵對象,也就是荷包嶼湖。
1721年的荷包嶼遊記,紀錄在此捕魚者百餘人,所以可推測是有漁獲的稅。
而猴樹雖還不到有課稅規模,可是已經是一個地名,而且是台語語音的地名。同一日紀錄的地名,幾乎都是平埔族的命名,所以當時猴樹的閩南人算是少數民族了。


義竹過路仔派出所--會是可惜的更加可惜嗎?----5 年高不一定德劭,但是年高至少是個寶,而且價值是相對的。又舊又破又小的派出所,當然比不上偉大的總統府,但是如果是家鄉僅有的,那會沒價值嗎? 我不是絕對哈日,只是日本時代的老建物,尤其是官方建築,那是一個時代的代表。而且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