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15日 星期日

朴子人物誌-----------70年前走私鹽的女孩

住在崁前和崁後之間的埔中央,現年84歲的歐巴桑姓陳。70年前光復,是她13歲,也就開始跟著父親擔鹽走私,那時剛好是經濟最困難,快要四萬換一元了。
凌晨一兩點出發,經考潭、後壁寮到內田。當回到埔中央約七八點,就吃些番薯簽粥,然後再挑起擔子到鹽市仔。鹽市仔在糖寮仔的春興對面空地,有各地來的鹽販,印象中有牛挑灣來的,他們有點口音不一樣。
如果很快賣完鹽,生意很好,那就趕快出發再到布袋買鹽。其實是布袋外圍的內田,內田的人在洲南鹽場工作,他們偷背出來的鹽。怎樣偷背呢?例如趁著送午飯時,假裝背小孩,其實背著「甲擠」袋子裝著鹽,或是包袱包在腰間。所以並不是每次來內田都會有鹽可以買,不過熟悉之後就知道誰都有鹽在賣。到了內田都烏漆麻黑幾點了,都在後門的窗戶旁,撥開窗戶小聲的問。
買到鹽時,內田人還會幫忙勘查有沒有鹽兵仔或是警察,因為內田進出只有一條路,路兩旁長滿高高的林投,林投叢很容易躲藏。早先比較不嚴格取締,警察都會先呼喊一下,讓大家躲起來。後來較嚴格,主動抓私鹽,被抓過的有紀錄,平時沒事也會再來抓去警察局。曾經有人被鹽兵仔開槍打死了,可見取締很嚴格,後來私鹽就做不下去了。
13歲那時長的比較高了,但是營養差沒長肉,不過每次可以擔7、80斤。到了19歲就可以擔到110斤,每一趟約可以賺到7、8元,如果搶手時可以賺到十幾元。那時候一天工資0.5元,有人就這樣走私鹽可以賺到買田地,因為父親身體差,所以最後都是自己一人擔鹽養一家三口。因為錢賺得辛苦,有時候擔鹽肚子餓時,看見路邊有人賣煮玉米、或是糕點,一個糕點1角,可是還是捨不得,就讓他餓,只想所有的錢都賺回家。
村子裡總共約有4、50人這樣工作著,不過是一群一群出發,約7、8人一群。擔的鹽也有分,磚鹽較白較細,土鹽較黑較粗,不過利潤差不多。雖然有鹽市仔、有鹽販,不過還是會想辦法直接面對購買者。買鹽的都是醬菜園,需要用大量的鹽,跟政府買的太貴划不來。內厝醬菜園稱的斤兩都跟內田的一樣,米市仔的醬菜園每擔都少10斤,所以內厝的秤頭很準。
因為這群人女孩居多,所以海口人常會想說親事,但是大家都沒答應。那時候有句話說:ㄤ不時,某,m知,ㄤ死、某m免呆「三聲」。不的音的意思是發財、發達、賺錢,不時有卯死了的意思,m知是不知道的音。ㄤ是討海人,所以死在海上,所以老婆不用埋。因為大家都知道海口困苦,所以沒人敢嫁,真的是看到他們就吃蕃薯簽粥配燒酒螺,吸一粒燒酒螺喝一口粥。
歐巴桑19歲時父親去世,20歲結婚,生了5個小孩,老公很孝順把媽媽接來一起住。剛開始是作工,後來跟大伯合資頂下肉攤,後來自己獨資在菜市場上有攤位。豬肉攤上的工作是比擔鹽輕鬆多了,現在沒事還會去游泳,可見身體真好。

婚俗祕密的解說與維護者--------婚禮顧問楊朝欽

攜手人生不只是兩個人的事,也是兩個家族的大事,其實過往的祖先們更是關心。現在男女畏懼婚姻,古人也一樣會害怕,所以在婚禮上注入細節,讓新人不再害怕。有神明呵護、有祖先認定、有父母相挺、有兄弟後盾、有家族關心,這些都包含在婚禮流程之中。勇敢踏出這一步,敲開幸福的大門,而這一切都可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