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1月19日 星期四

逞罰性謝戲與請煙的習俗(東石˙)

偷竊是嚴重偏差,也都是起自微小,所以不是很大的錢財那就私了。在東石小偷竊也是很嚴重,通常是要在廟口謝一棚戲,這在不是廟會期間是罕見的,所以能引起重視與注目。而小偷竊案件甚至只是偷抓一條魚或是一根甘蔗都算,一棚戲五六百到兩三千都有。
聽 塭港吳淑芳的老公記述,小時候曾提著竹籃子撈了池魚被發現,主人追來。狂追數公里,應該是有戲可看了,不然沒必要這樣賣力。但是他半途棄魚消滅物證,雖然不必謝戲,但是被告到家中,他父親還是買條香煙登門道歉。
最嚴重的罪行懲處是請煙,請所有村落的人抽煙,而且是挨家挨戶,並且說明理由。是怎樣的犯行呢?原來是招惹有夫之婦,這讓人顏面嚴重受損,有洗門風的意思。而洗門風有的地方是要大宴賓客,在東石是請所有人抽煙,八十多歲的副瀨黃先生說:生平見過一次,地點在五股村。那也是非常早期的見笑代誌了。
附圖:先天宮舊照,廟口應該也上演過逞罰謝戲吧。

義竹過路仔派出所--會是可惜的更加可惜嗎?----5 年高不一定德劭,但是年高至少是個寶,而且價值是相對的。又舊又破又小的派出所,當然比不上偉大的總統府,但是如果是家鄉僅有的,那會沒價值嗎? 我不是絕對哈日,只是日本時代的老建物,尤其是官方建築,那是一個時代的代表。而且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