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4月11日 星期三

朴子獸魂碑-----Nanteiya Li



根據陳大哥提供的資料,我也來為朴子獸魂碑做一點簡單的補充以及個人看法。
(一) 朴子獸魂碑的建立
  自清代起,臺灣地區對於牲畜便有「惜生戒殺」的觀念,體現在碑碣上有光緒六年(1880)的「嚴禁殘害女嬰耕牛龜鱉碑記」、光緒十六年(1890)的「嚴禁妄用牛油作燭碑記」,到了日治時期,經常可見的獸魂碑或畜魂碑,如朴子昭和8年(1933)「獸魂碑」、宜蘭昭和6年(1931)「畜魂碑」等,便是為了撫慰受屠宰的牲畜靈魂而建,「表達懺悔歉疚,並祈畜魂及早解脫苦海」(何培夫,民90)。

  根據日治時期的臺灣畜產會會報〈臺灣之畜產〉第1卷第10號(昭和8年10月)的雜報記載,朴子獸魂碑是在昭和6年5月17日在朴子獸肉販賣業者要求下決議建造,於昭和8年6月16日落成,同年7月29日揭幕。
  朴子獸魂碑揭幕當天下午五時三十分開始,現場施放煙火,官民同祭,這天也有臨時的媽祖巡繞,可能聚集數千人之有,其聲勢之浩大,可以想見官方與民間對朴子獸魂碑都相當重視。
(二) 朴子獸魂碑的碑文及形制
  朴子獸魂碑的材質為砂岩,為當時朴子屠宰場的上住技術員於昭和8年在八掌溪上游尋得的自然岩石,外形仍保持原石模樣,其正面雕刻「獸魂碑」,背面中間為日期「昭和八年四月建之」,左側刻有「朴子獸肉販賣業者一同」,右側有落款「東石郡守正七位齋藤捨雄筆」,字體為陰刻。據〈臺灣之畜產〉第1卷第10號記載朴子獸魂碑碑高十一尺五寸(約345公分),碑重三千餘斤(約1800公斤以上),工費七百五十圓。
  「石碑又稱刻石,形式有二,即碑與碣。碑方而碣圓,碑有額而碣無額,碑有座而碣無座」(何培夫,民90)由此可知,朴子獸魂碑雖名為「碑」,究其外形且碑上無額,其實為「碣」;然而,從文獻及老相片可以看到,朴子獸魂碑初建成之時有階梯式的基座,當地人也說以前的獸魂碑建得很高,小孩子都不敢輕易爬上去玩,此一特點又讓它近似於「碑」。 
(三) 日治時期普遍建立的獸魂碑
  從臺灣現存的碑碣來看,在清代便有具備悲憫情懷、惜生戒殺的碑碣,其名稱不一,進入日治時期之後,和此種情懷相關的碑碣多為「獸魂碑」或「畜魂碑」,可以說明「獸魂碑」或「畜魂碑」是日治時期具有代表性的碑碣,目前全台各地仍存有12座之多,其中「木柵畜魂碑」及「西寧獸魂碑」皆被登錄為我國有形文化資產中的「一般古物」,具有法定的文資身分。

朴子獸魂碑的現況與省思
(一) 現況
  於日治時期建立的朴子屠宰場,隨著豬隻交易電腦化及現代化的設施而走入歷史,原有的屠宰場被拆除,原地改建為朴子市老人文康活動中心。改建工程進行時,朴子獸魂碑被推倒置於一旁的草叢中,及至老人文康活動中心落成後,朴子獸魂碑仍未被妥善安置,後經當地關心文史人士有心奔走請命,才使朴子獸魂碑再度被豎立,亦有一說是因為在對朴子獸魂碑施工發生超自然事件,使得包商不敢再對它有所動作。重新豎立後的朴子獸魂碑,豎立的位置與原處並不相同,基座也不復原先的模樣,碑上「昭和」二字更曾有鑿刻痕跡,推測是有人想將不同時代的年號抹去。
  舊時每年農曆七月十七日,會在獸魂碑處舉行超薦法會,以超度死於刀下的牲畜靈魂,至改建為老人文康活動中心後,此處也不再舉行超薦法會。朴子獸魂碑立於此地,僅成為一塊從八掌溪上游淘來的巨石而已,沉默的佇立於此。
(二) 省思
  時至今日,朴子獸魂碑看似已經失去它撫慰動物靈魂、使人心安的功能,況且,朴子屠宰業亦不再以此處為中心了,它的存在還有其必要性嗎?
  以台中的西寧獸魂碑為例,其被登錄為「一般古物」的評定基準為「具有歷史意義或能表現傳統、族群或地方文化特色」,其登錄理由為「1. 此碑深刻、文字清晰,顯示二十世紀上半年臺灣豬業受日本文化影響而立之碑,具有地方史料意義。 2. 獸魂碑於今日臺灣所存不多,此碑字體清晰、鐫刻甚深,具文獻價值與在地信仰價值。」(國家文化資產網,2014)。再以台北的木柵畜魂碑為例,其被登錄為「一般古物」的評定基準為「1.具有歷史意義或能表現傳統、族群或地方文化特色2.具有史事淵源3.具有珍貴及稀有性者4.具有歷史、文化、藝術或科學價值」,其登錄理由為「1、該石碑立於昭和12年(1937)距今70年。 2、見證木柵地區,於日據時期至光復後,地方屠宰業之發展。 3、目前台北市僅松山四獸山及北投大豐公園各有1座,為目前全市現存之3座畜魂碑其中之一。」(國家文化資產網,2007)。
  綜觀上述兩處文化資產,歸納其共通之處,都具備歷史及文化意義,並見證屠宰業的發展,更因其自身的珍稀性,而使他們被登錄為文化資產。
  他山之石可以攻錯,反思朴子獸魂碑,它的興建起因於朴子獸肉同業會對於因謀生而必須日日殺生的無奈,它是人們對於動物心存憐憫的證明,也見證了大約30年的朴子屠宰業發展與變化,實不該被現今的朴子人所遺忘。

婚俗祕密的解說與維護者--------婚禮顧問楊朝欽

攜手人生不只是兩個人的事,也是兩個家族的大事,其實過往的祖先們更是關心。現在男女畏懼婚姻,古人也一樣會害怕,所以在婚禮上注入細節,讓新人不再害怕。有神明呵護、有祖先認定、有父母相挺、有兄弟後盾、有家族關心,這些都包含在婚禮流程之中。勇敢踏出這一步,敲開幸福的大門,而這一切都可...